洛杉矶华人中领馆前抗议 抵制北京冬奥

洛杉矶华人中领馆前抗议 抵制北京冬奥

周四(1月27日),数十名洛杉矶华人赴洛杉矶中领馆前抵制北京冬奥会、吊念张青女士,并呼吁中共释放良心犯、释放奥运囚徒。(新唐人电视台提供)更新 2022-01-29 11:07 AM 人气 830标签: 中国维权人士北京冬奥会南加民运人士奥运囚徒洛杉矶界立建良心犯FacebookTwitterLine复制链接Print【字号】 正体简体

【大纪元2022年0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北京冬奥会召开在即,但抗议与反对声浪日增,全球243个非政府组织发联合声明,呼吁各国政府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并敦促各国运动员和赞助商,不要将中共迫害人权的行为“合法化”。洛杉矶华人亦于周四(1月27日),自发组织赴洛杉矶中领馆抵制北京冬奥会,并呼吁中共当局释放良心犯、释放奥运囚徒

南加民运人士界立建因积极参与海外维权活动、反对中共暴政,多次遭亲共人士威胁、攻击。1月22日(周六),界立建遭不明人士袭击,他的下颚遭尖刀刺穿、大量出血,紧急送医后无虞。

27日,界立建仍依原计划,负伤参与中领馆前的抗议活动。他说:“我不会怕,只要有一口气就会与中共这个痴人恶魔斗争到底。”因为捍卫人权、自由是做人的基本责任。

中共办国际活动为欺骗全球

界立建表示,中共为了“洗白”自己的人权恶名,试图藉由经济与举办国际活动来欺骗全球,此次举办冬季奥运会,中共再次抓捕、关押了许多维权人士,以维持社会表面的稳定。去年底,大陆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原名杨茂东)想赴美见病危中的妻子张青女士最后一面却遭中共恶意阻挠,最后张青死不瞑目;而郭飞雄却遭中共逮捕,身陷囹圄,目前情况不明。

界立建说:“中共政府根本不配举办象征自由和平的奥运会。”他呼吁奥委会与各界赞助商不要因为经济利诱配合中共助纣为虐,也呼吁中共在中国新年前夕,释放所有良心犯与“奥运囚徒”。

香港旅美者:看清中共真面目

来自香港的李女士难掩哽咽地表示,越来越多的香港抗争者因追求香港民主法治而入狱,她说:“好多人都被蒙骗,相信香港人是暴徒。”李女士希望大众能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识破中共的谎言,不要被中共将举办奥运会的光鲜表象所蒙蔽。

曾参与2019年香港社会抗争活动的李女士说:“共产党存在一天,人们就会受苦受难。”因为香港市民都是自发去参与街头游行,但却有媒体抹黑报导是因为收了钱所以参与抗争,抑或是香港人有外国势力帮助,但参与抗争的香港人,大多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她说:“很多小朋友,十几岁就被警察抓走,哪有什么外国势力?”李女士呼吁民众抵制北京冬奥会,对这个撒谎成性的政府说不。

“国内教育充满谎言”

犹如所有的中国人,刘坤从小就被教育要爱国爱党,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肯定是爱国的,但我不爱这个党,不光不爱这个党,我还反对这个党。”

移居海外后,他明白了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人们失去了很多自由,国内的教育充满谎言,教给下一代的都不是真相。他说:“在中国,现在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了。”他呼吁海外华人从自己做起,勇敢地对中国共产党说不,直到中共还政于民。

关怀中国维权人士及其家属

活动主办人之一刘志利表示,除了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这次活动也希望唤起大家关注中国维权人士的家属们,并纪念张青、声援郭飞雄。众所周知,中共在举办大型活动时,为了“维稳”会加大力度关押、打击异议人士,此次北京冬奥,中国各地的人权情况更加堪忧。

刘志利说:“中共政府违背人权宗旨,把人民当奴隶,我们告诉全球中共是多么的无耻下流。”他呼吁各国政府、运动员抵制北京冬奥,也希冀观众们拒看冬奥会,不要被中共宣传的虚假言论所欺骗,中共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组织。◇

责任编辑:方平

铁骨柔情:郭君飞雄鲜为人知的故事

父亲,世界最憋屈的英雄

做个好爸爸

睡前给孩子们讲故事

像春风吹拂山顶

月色抚摸梦境

这渐入寂静的声音

伴随你们岩石般艰难的成长

岁月都是刻刀

造物全然美好

—-题记(朱斌)

image
image
image

铁骨柔情:郭君飞雄鲜为人知的故事

郭君飞雄一家牺牲之惨烈,已是众所周知,让人心痛难已。此前无论怎样不惮以最大恶意,都不会想到结局竟然如斯,包括郭君本人。据我所知,自他妻子张青被确诊患癌第一天起,他即心无旁鹜,全部投入到争取出国陪护和国内求医问药之中,而且一直抱有很高期待,一直不死心。为此历尽艰险,以至求医途中遭遇车祸——去年十月底,郭君自驾车从武汉前往郑州求医。进入河南境内不久,一辆重卡突然从后面快速追上,撞向郭君座驾,幸好郭君反应敏捷,紧急避险成功,才逃过一劫,但车门已被擦伤。真是生死时速,惊心动魄。

当时郭君刚刚学会开车,拿到驾照便迫不及待地要自驾车奔走全国寻医,可见其焦虑、其急迫到何等程度。给他买车的姐姐杨茂平一万个不同意,但也毫无办法,根本劝阻不了。郭君其实何尝不知路上可能的风险,据杨茂平回忆,出发前他曾专门谘询怎么买车险。说如果他出了意外,所有保险费拿去给张青治病。如果说,张青确诊患癌之前他主要为理想而活,为理想奋斗,那么张青确诊患癌之后,愧疚莫及、肝肠寸断的他,从此拨转了自己的生命航向,完全为救妻而活,甚至不惜自己生命的代价,不惜用自己的命换张青的新生。

满怀期待的郭君,命运似乎也曾偶尔垂青于他,给过他一线机会。寻医问药每有所获,他都倍受鼓舞,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我。被失踪前一个月,他又兴奋地告诉我,他找到了国内顶级医院的顶级专家,曾治愈很多跟张青同样症状的患者。他说那个专家很有人文关怀,想把他介绍给我,认为我们或许谈得来。总之张青确诊之后,他穷尽一切为张青开辟求生之路,而且以他向来的自信,志在必得,相信张青一定会因为他的努力而获救。其实我和他的几个共同的朋友并不乐观,有医生私下一再对我说,张青来日无多,郭君为求医问药付出的高昂成本不会有结果。包括对他出国之关山难渡,我们都有所预料,但都不忍说破——不仅没有任何人能说服他,更重要的是,绝境中的他需要希望,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望梅止渴,能给他不竭的动力。

今天,郭君拼尽全力要避免的最坏的结局,终于还是降临,而且比我们想象的最坏更坏——那边张青尸骨未寒,这边郭君竟又身陷囹圄,留下两个孩子在美国无依无靠。所谓人间炼狱莫过于此吧,不知郭君此刻该是怎样的伤痛。我们帮过他,很多朋友帮过他,甚至一些体制内人士也基于良知力所能及地帮过他。他得到的帮助不可谓少,但令人绝望的是,所有的帮助都徒劳,所有的人都帮不上他,所有的努力最后都归零。前不久一个体制内人士当面劝我:“你帮他有什么用?连我们都帮不上。”撼山易,撼冷酷难,撼残忍难。邪不压正只是就历史长程而言,就短期来说,反人性的、反人道的、反人伦的高墙往往难于逾越,这是一个基本的、我们不能不面对的事实。

现在回头看,我们当初都低估了转型的代价。其实,历史因袭这么沉重、社会矛盾这么错综复杂的超大型国家,转型哪可能那么简单,那么凯歌行进,哪可能是一两代人能够完成的。一代又一代人,注定了只能做铺路石,而不可能是转型终点上的摘星手。那些只想在终点摘星而不愿做铺路石的人,注定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注定要被九曲回肠的转型激流给冲到一边。以郭君的远见卓识,他从一开始就把做铺路石视为当仁不让的己任,从一开始就准备要牺牲。但牺牲到如此惨烈的地步,应该说还是非他所愿。他准备随时牺牲的只是他自己,绝不包括他的孩子、他的爱妻。他的孩子、他的爱妻之远渡重洋,在他来说本来求之不得,以为滔滔重洋可以隔离风险、隔离苦难,后来遭遇的一切,岂是他所料及。

以我跟郭君的交往,我太清楚他对家人的爱。2011年他出狱,回到其广州住所、二十世纪初他跟张青在广州天河购下的那套公寓。那也是我那些年每次到广州的落脚处。多少回我们白天或促膝相谈,或结伴而行;而每到深夜,他必关起门来,跟大洋彼岸的张青和孩子们网络通话,一说就是整整几个小时。那往往是他最享受的时刻。他也曾向我倾诉他家事上的烦恼,他作为丈夫和父亲深深的愧疚,比如当他女儿西西考上心仪的大学,他却囊中空空、无力支付高额学费时;比如当他听说,张青开着一辆最便宜的二手老车,带两个孩子出门,半路上老车熄火,母子困于漫天风雪的荒野时……。每每说到这些,他总是一脸凄然,而嘴拙的我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

显然,他是一个,或者说他至少想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他也不是没有最大努力。他既忠于他所深爱的祖国,不惜献身于他所深爱的祖国;他也想尽可能安顿好自己的家人。家和国都是他所深爱,他一样都不敢亏欠。他没想到的是,命运给他的只是单选项,无论怎样选择,都必有亏欠而且是大亏欠,结局都只能是旷世悲剧,这杠杆之长、变数之巨,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根本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他无疑是一个义人,我曾在几年前的一篇文章中称他为民权英雄。而要在这个时代做这样的义人,这样的英雄,等待着的必然是这样的命运,相伴相生无可逃避。

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今天他会后悔么?我的回答是断然的:不会,绝不会。九生九死,生不如死,他也绝不会后悔他走上的路。他仍将义无反顾。这其实也是张青的期待吧。这世上还有谁,比张青更了解、更理解他呢?正因了这种了解、理解,张青才会给他最大的包容、最大的支持、全部的爱。走下去,义无反顾,惟有如此,也才能告慰张青的亡灵。

“虽九死其犹未悔。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此之谓也。吾不能至,吾心向往之,吾心景仰之。

image

坚强的郭君

image

悼张青

你被活埋在自己的世界里

为一扇窗抓狂

脆弱且无助

一如窒息在丛林中的诗行

芦苇荡漾着阳光

这多像凝视我的悲伤

他们端着枪

每个词语都像一笔赃款

回不去的不仅是校园

还有一代人被践踏的梦想

我一万次地想念

暮色四合 众生喧嚷

爸爸 爸爸

清晨时女儿总是这么叫

她们不仅要叫醒我们

还要叫醒太阳

—-朱斌于2022年1月18日

HONG KONG’S EXPANSIVE NATIONAL SECURITY LAW SWALLOWS ACTIVISTS, BAIL REQUESTS, AND M&MS

Hong Kong authorities’ implementation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has been expanding in scope and strictness, with broader language used to describe alleged violations and harsh interpretations of individual cases. As civil society crumbles under its weight, the law is increasingly revealing itself to be a tool for crushing dissent rather than protecting security. Iain Marlow at Bloomberg traced the quiet evolution of the language used in National Security Law cases: 

City authorities have begun using the phrase “contrary to the interests of national security” in recent weeks to define new red lines in the entertainment industry and the tax code. Previously, officials had warned more specifically against anything that might “endanger national security.” The latter term appears 31 times in the full text of the security law, while the “contrary to” phrasing is absent.

[…] “This shift in rhetoric suggests a move to embrace an even broader formulation of national security, and of national security crimes,” said Tom Kellogg, the executive director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s Center for Asian Law. “We’ve seen a strong push to inject national security concepts into so many areas of Hong Kong life. It only makes sense that the government would use new rhetoric to deal with that broadening approach.” 

[…] The ambiguity of the newer phrasing gives Lam and other officials the ability to “arbitrarily” expand the definition of potential violations, said Jerome Cohen, founder of the U.S.-Asia Law Institute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and one of America’s foremost experts on Chinese law.

“I would not underestimate the importance of ‘guidance’ in determining the meaning to be legally attached to ambiguous terms,” he said, noting that courts and legislators often defer to administrators’ interpretations of vague statutory terms. [Source]

The new language is already taking root in official guidelines.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ntroduced a Film Censorship Bill in late August containing three amendments that use the new phrase “contrary to the interests of national security.” In early September, the government updated tax guidelines for charities, stating that any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supporting or promoting activities “contrary to the interests of national security” will be punished. 

HK’s Secretary for Financial Services and the Treasury Chris Hui announced in his official blog that IRD has updated tax guidelines for charitable groups, adding national security requirements. The changes, which take effect today, will apply to both existing and future groups. pic.twitter.com/GDYTKcOMWG

— Xinqi Su 蘇昕琪 (@XinqiSu) September 13, 2021

One activist told me it could be partly aimed at pressuring NGOs and other professional organizations into abandoning criticism of the government, lest they lose tax exempt status and then get hit with a reputational stain that could dry up donations.

— Iain Marlow (@iainmarlow) September 23, 2021

Prosecutions under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have continued. This week, Hong Kong national security officers arrested four members of a student activist group, Student Politicism, and charged them with conspiracy to incite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If convicted, they could face seven years in jail. The students, aged 18 to 20, were alleged to have dissuaded people from using the government Covid-19 tracking app and to have provided supplies for people in prison. Candice Chau from the Hong Kong Free Press described how the government interpreted this latter activity as a threat

Police also searched the group’s storage space at a warehouse in Kwai Chung and confiscated items including dried fish snacks, M&M candies, bottles of body lotion, towels, postcards and flags.

Li accused the group of “systematically providing resources to like-minded people who are jailed,” and cited the Secretary for Security and the head of the correctional services as saying that those resources were useful in “recruiting followers in prisons.”

[…] Smuggling such items inside to recruit followers and build influence would “create hatred towards the government and endanger national security,” Tang said. [Source]

During the arrest of Student Politicism group members, Hong Kong national security police took away around 40 boxes of evidence, many of which are snacks and sanitary items – as visitors can give remanded people snacks, and jailed people sanitary items listed under prison rules pic.twitter.com/dcdEYV45XD

— Kris Cheng (@krislc) September 20, 2021

“Helping prisoners is not a problem but it depends on the intention, Steve Li said. “If the intention is to help prisoners with the same beliefs and to recruit followers … to continue to violate national security, it is a problem for sure.” https://t.co/eJMn1doJIa

— Jessie Pang (@JessiePang0125) September 20, 2021

HKPF raided the group’s community space “不二 Bat¹ Ji⁶”, took away postcards and an iPad but left the t-shirts and books. Is it more of a political grandstanding to punish them for raising awareness of prisoners’ rights? Their slogan: “In times we are lost, let’s read together.” pic.twitter.com/rJRz3PBFGc

— K Tse (@ktse852) September 20, 2021

Hong Kong authorities have also been unusually strict in determining whether defendants should receive bail while awaiting prosecution. All four students arrested in the Student Politicism case were denied bail on Tuesday, after the magistrate sided with prosecutors in a hearing overseen by jurists hand-picked by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The day before, a justice of the High Court denied bail to another opposition activist, Roy Tam Hoi-pong, who was tried for subversion after taking part in an unofficial primary election last year. In total, 47 opposition activists and politicians connected to this case have been arrested for conspiracy to commit subversion; most of them have been held in custody for over six months, and only 14 have been granted bail. The Principal Magistrate continues to extend their time in custody, stating that more time is needed for pre-trial legal proceedings, on which the media has been prohibited from reporting.

Principal Magistrate Don So denied bail for all three members of Student Politicism as soon as prosecution and defense completed submissions. It’s So’s first sitting in an #NSL hearing. So said, for D1 Wong Yat-chin defense counsel did not submit sufficient materials to convince

— Xinqi Su 蘇昕琪 (@XinqiSu) September 21, 2021

With their bail denied, the three students charged with incitement to subversion will likely face months to years of pre-trial detention, all because they gathered supplies for prisoners, urged people not to use the gov’s Covid tracking app and ran street booths and mini sales. https://t.co/IfgZoeuQWT

— Hong Kong Global Connect (@HKGlobalConnect) September 21, 2021

For those entangled in the web of national security prosecution, bail may no longer be a common legal endowment. Stand News described “society’s new normal” of endless proceedings and ordinary citizens targeted

The provisions of the Hong Kong National Security Law stipulate that bail will not be granted unless the appointed judge “has sufficient reason to believe that the defendant will not continue to commit acts endangering national security.”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have discovered that being “remanded in custody pending trial” is society’s new normal; after the freezing of Apple Daily’s accounts and the successive arrests of several of the publication’s high-ranking executives, everyone discovered that even a major media organization could be reduced to bankruptcy in a single week.

[…] When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NSL) first emerged, Hong Kong officials repeatedly emphasized that NSL was only aimed at “a small group of people.” One year later, the list of individuals arrested under the NSL includes politicians, media tycoons, journalists, the hosts of online shows, and even many ordinary citizens.

According to law enforcement data, as of the twenty-first of this month, a total of 153 people aged between 15 and 79 have been arrested for engaging in acts and activities that endanger national security. There are four crimes that fall under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secession,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terrorist activity, and collusion with foreign countries or foreign forces to endanger national security. There have been formal prosecutions of all of these crimes; if the defendants are found guilty, they face the maximum sentence of life imprisonment. [Chinese]

72 are now imprisoned without trial under the NSL, including 7 from Hong Kong Alliance, and the Student Politicism trio denied bail in court today. Along with Tong Ying-kit, who was sentenced to 9 years in prison, 73 people have lost their freedom this Mid-Autumn due to the NSL. pic.twitter.com/sBUSPyGIHC

— K Tse (@ktse852) September 21, 2021

The pattern is clear in #HongKong now, with judges routinely denying defendants bail in high-profile cases, especially those under the #NSL. The principle of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under conventional wisdom is no longer there. https://t.co/NEKQtJl9mz

— William Yang (@WilliamYang120) September 15, 2021

At Vice this week, Holmes Chan reported that one anonymous judge had privately expressed concern over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s distortion of legal norms, condemning the sentencing of Tong Ying-kit, the first person charged under it, who was convicted of secession and terrorism for driving his motorbike into police while holding a protest flag. 

“Privately, I felt this case was unfair. This is not how the law should work,” the judge said during an exclusive interview.

[…] The judge, who spoke to VICE World News anonymously due to the sensitivity of the matter, said that the court relied on a “questionable” understanding of criminal law concepts and sentenced Tong too harshly. That assessment was based on the judge’s prior experience, though they had no involvement in Tong’s trial.

“[Tong] didn’t do much of anything—he didn’t commit murder or arson,” the judge said wryly. “He is the most benevolent terrorist in the world.” [Source]

Translation by Cindy Carter.

【网络民议】天安门广场惊现黑天鹅,习主席两年前早有预见?

中国数字空间词条:总加速师境外势力辱华恶政隐习近平敏感词库

9月5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央意外出现一只黑天鹅,吸引了民众围观,不惧旁人的黑天鹅最终被动保人员捉走。这只黑天鹅的出现引起网民热评,有人称之为“祥瑞”有人称之为“灾劫”,有人讽刺为“恶政隐”(恶毒的政治隐喻),还有人联系起此前网络上经常出现的财经名词——“黑天鹅事件”。

file
imgv

@自由亚洲电台:9月5日早上北京天安门升旗仪式结束后,一只黑天鹅出现在广场中央。大陆网民热议焦点,黑天鹅究竟是 “吉祥物” 还是财经界眼中的 “灾劫”。黑天鹅没有惧怕围观人群和到来维持秩序的公安。约一个多小时后被北京野生动物保护中心接走。

https://youtube.com/watch?v=aIIncnjookg%3Ffeature%3Doembed%26wmode%3Dopaque

北京作为中国首都,一些突发的“异常事件”往往会引起特别的关注,而被人为加入一些特别解读。例如2020年两会召开当天,北京天气骤变出现“白昼如夜”的情况,不少网友调侃老天“恶政隐”。当然,也有网民批评这种寄托于迷信意象的虚无。

网友讽刺作品:

filev

以下评论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网络:

BeifuJack:北京证券吉祥物不能这么对待呀。

ZhangDong_SCH:此黑天鹅涉嫌寻滋,已被拘捕,最终判决待定。

shiyoutang:灰犀牛正在赶往此处的路上。

Sophia36982957:那就是一只迷路的黑天鹅,nothing more。无法改变国家未来、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人,只能寄托一些意外的迹象。有迷信的时间,不如……韭菜还能做什么?

TDead20200108:预兆,后面的天安门会有一只黑天鹅出现。

Niuwa7:乱离怪神的东西爱传的人很多。

Chen Dr.:该黑天鹅已被我公安部门控制,黑天鹅的家属目前情绪稳定,当事黑天鹅正被送往我公安部食堂作进一步调查。

黃啟育:這個比看到烏鴉還不吉利….+_+

Shannon Hgau:这黑天鹅一定是欧美别有用心的人放飞到天安门广场的,是对CCP恶毒的攻击。

小卒:黑天鹅听了党的教育后说Hi 教子无方

yj liu:总加速师:这是天降祥瑞呀,看来有圣人出。

温粥暖:野鳥入廟,舊指國家敗亡征兆。《漢書•五行志》:“野木生朝,野鳥入廟,則亡之異也。”

Benny Lau:关键词:天安门,黑天鹅,九五…..不知这是啥兆头!

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習包子一直在防範“灰犀牛”和“黑天鵝”。這回包子習終於如願以償啦!

Cottontail Snowball:黑天鹅意思是让某人明年连任不了的事件。

ygzhntxmo:新闻联播: 天降祥瑞 预示习主席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即将到来

alphazhu2:北交所,黑天鹅,这是有人故意跟大大作对啊……

NoGreatFirewall:现在自媒体不能唱衰经济,只能委屈黑天鹅亲自飞过来露脸了。

Amberrwei:嚯,不会是拜登放的吧? 有点隐喻的样子。

Youguang8:这天鹅,就像是专门飞来给人们报信的,从容的给你们拍照,直到慷慨被捕。

evicteenomad:吉祥物,抓走干嘛? 抓走吉祥物还吉祥吗?

fhcu2013:天安门是处于高度维稳的环境,恰恰出现预示小概率事件的黑天鹅。自己飞去天安门,还是有人故意放在哪里的,想达到什么政治、经济的隐喻。

Allergyic:現在連黑天鵝都要走在乳滑大道上了嗎?

@c05iNa3GnqKFc4b:野流赤血望潮信,鳥著烏衣哀國殤,入劫過淮尋故宇,廟堂不再作墳場。藏頭格 野鳥入廟:舊指國家敗亡征兆,典出《漢書•五行志》:“野木生朝,野鳥入廟,則亡之異也。”

Jerry00107966:今天下午,我公安干警拘捕反动黑天鹅一只,经讯问,该鹅已交代了受拜登指使,从澳洲“悉尼闲人”家公园潜入我国,企图引发黑天鹅事件,散布恐慌的犯罪事实。望广大群众不信谣不传谣,一切以政府官方消息为准。

wong_xiaojun:原产地好像是澳大利亚,正宗境外势力啊。

JoeyAu14:好啊,中共领导层担心的黑天鹅事件正在发生?!

XvPmPGG9kLAFBDa:等同于古代的“某某地挖出石雕凤凰,xx斩白蛇”之类。说到底中国人还是吃这一套封建迷信。

Lgmg96S3bPID0YQ:最大的不确定性来到天安门广场。

tianyakanyunke:习近平早预见到了。

file

何三畏|我愿在盘锦做一个法盲

中国数字空间词条:周筱赟原文

file

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曾说,周筱赟是可以复制的。后来,她改变了她的说法,“经过深思熟虑后,周筱赟是不可复制的”。 —— 《民主与法制时报》(2013年5月6日)

从7月29日到现在,周筱赟在盘锦被关了超半个月。他们说他在互联网上编造发布了“虚假信息”,涉嫌寻滋。到底是什么“虚假信息”?怎么编造的?素材真实不?他们也不肯描述一下。

我就去找律师们的帖子来看,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周筱赟律师代理了一个案子,他发布了有关案情的信息。这个案子去年已经上过庭,没有宣判,据说最近准备再开庭,开庭之前,有关方面就抓了周筱赟和另一位共同代理这个案子的律师。

但实际上,盘锦方面可能不好意思说,周筱赟还公布一个“笑话”。一个人模狗样的家伙坐在公堂上满口黄腔,说什么“收钱不办事”不仅不违法,还叫做“守住了道德底线”。此人不是郭德刚,是盘锦的检察官。

我觉得有关方面还讲点面子的话,就该放这位先生回家去歇着。但盘锦方面的“处理“是,“批评教育”。大家说说,这样的人堪教吗?好多人等着这个好工作呢,为什么不可以让他歇歇。

至于“收钱不办事”的事主,则应该和周筱赟掉个位置,进里面去呆着。大家知道,“收黑钱办黑事”,是黑色道德,算有一罪。“收黑钱不办事”,黑上加黑,等于二罪。不仅不违法,又格外有德的理由是,人家后来架不住把钱退了。都是些什么污七八糟。

周筱赟发的这个视频,伤害性不太,但侮辱性极强,我也觉得不太厚道,你把这个发出来,叫人家以后在官场怎么混呀。但是我想多了,事实是,随公众怎么看,他们对自己人,就罚酒三杯。

但外面来个辩护律师,开庭之前给你拘了,看你还来辩护。你都公开过堂了的案子,不是谁都可以评论吗。你说人家说的虚假,正好开庭辩论呀。先把人抓了,如何辩真假呢。就这么个场合。

我非常好奇,周筱赟会发布的什么“虚假信息”,盘锦方面却不明说,网上也找不到。其实我的意思是,你说周筱赟拿到一份别人给的材料不判断真假,或者无力判断真假,还编造虚假内容发到网上,这我是不会相信的。

你们为什么抓他,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我就直说了吧,我不相信你们。如果你们那叫依法,我宁愿做一个法盲。我更相信你们抓到一个麻烦,接下来你们怎么演,是个问题,大家在网上等着看呢,你们直播一下吧。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们来聊点别的。通过周筱赟这些年的故事,来聊聊网络环境的变化,看看坏人是如何变得更嚣张的。

首先,我有点惭愧,我以前对周筱赟注意不够,仅有一次聊天,几次在会公共场合见面,没得细聊(何三畏 | 剑胆琴心周筱赟)。他被盘锦拘了以后,我才醒过来,搜索微信,发现他三年前的元旦祝我“新年快乐,工作顺遂,阖家安康”的信息,我都没回。

然后,我就看他的博客,搜有关他的报道,和他发表的文章,回溯他举报的案子。重新感受一个既写作,又行动,置个人安危于脑后,努力维护社会公正,推动社会进步的周筱赟。在他的同龄人中,应该有某一个方面和他一样努力做得一样好的,但上述各方面合起来,还赶得上他的,应该比较难找。

我想说他是一根标杆。我甚至觉得他为糗事不断的复旦挽回了一点颜面。

他钻得深,跑得快,不党不群,冒险独行,由记者转律师,他做的事情太多,我的意思是说,好多朋友恐怕跟我一样,未必跟得上他,未必在持续关注他。前些年,“举报形势”比较好,还有媒体报道他(2011年开始举报,2012年就成了央视年度人物),现在,“举报”越来越孤单了,在公共媒体上见不到周筱赟了,他也转型做律师了,要看他在做啥,得去查他的自媒体了。然后,世道险恶,当他在外省落难,似乎应该选择少说为嘉。

不过,我是一个不识相的人。我用了点功夫,除了网上的周筱赟,我还问了一些微信朋友,想写个帖子。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他以前的义举都是假的,他努力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成名后去寻衅滋事,那他就去倒霉吧。但是,我宁愿相信我看到的周筱赟。

不,我也相信盘锦方面披露的周筱赟,只不过,用坏人的逻辑过滤了一下,然后就相信周筱赟没事,并觉得对方某些人员好像一直在违法。

人在江湖,急人所难,辨谤白污,乃第一功德。当年,周筱赟为比他年龄大一倍以上的舒芜老人洗雪历史沉冤。当年,周筱赟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就热血沸腾,跑去河南关心因输血而感染的艾滋病的农民。今天,隔盘锦几千里,为周筱赟说几句话,很容易的。

其实我想说,拿下周筱赟,简直就是社会良心的重大失守。

以下一些内容是我从网上搜来的,其中包括媒体的报道和周筱赟的自述。

2002年,周筱赟还是一个大学生,即以热血叩问世界。他看到报刊上中原艾滋病高发区的报道,就要“去看看”,从此认识了高医生。周筱赟和高医生的故事后来演绎了很长,也很悲壮,让我们看到一个大写的周筱赟。

之后,周筱赟把高医生寄来的防艾宣传资料分发给了身边的同学和朋友。但周筱赟还觉得未能为高医生分担更多。到2004年,机会来了。周筱赟进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旗下的上海公司,他策划编辑了《中国艾滋病调查》。

高耀洁是在8家出版社争相出版她的书稿的情况下,为了让周筱赟做她的编辑而确定广西师大出版社的,因为她“要把工作交给一个了解艾滋病的真实情况、关心艾滋病人和艾滋孤儿的编辑才能放心”。

事实证明,高医生选对了人。周筱赟不仅和她在电话里就全书体例多次协商,2004年国庆期间,还特地赶到郑州去和她当面讨论书稿体例。

周筱赟自述:“处理高医生的书稿几乎耗去整整三个月时间,每天加班工作至深夜,逐字逐句推敲修改。书稿还有大量引文没有出处,我都一一找到来源补上。比如书中提到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说“艾滋病是一种真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话,我查到是他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2003年年终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书中还涉及大量艾滋病知识,我没学过医,为此托人从复旦医学院图书馆借了十来本相关书籍,对原稿内容做了补充和修正。”

此后,周筱赟陪高医生去天津书市,帮高医生联系南开大学的演讲。直到高医生出国前和出国后,他都在帮助高医生。周筱赟还为高医生写了一本传记。

高医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非常令人感动。帮助他的人很多很多,周筱赟是特别努力的一个。我想以周筱赟的这些付出,来证明他的热血和正义。

周筱赟后来就到南方报业,先在南方周末旗下的一个杂志工作,后来转南方都市报做评论编辑。大概是在后者的岗位上,成了当时非常著名的网络揭黑举报人,去公共场合开始用口罩墨镜保护自己。

第一桩是2011年 4月11日,周筱赟在天涯论坛发出实名举报帖,《中石化广东石油总经理鲁广余挥霍巨额公款触目惊心》,称中石化广东石油分公司购买几百万高档酒供私人支配。

很快,4月25日,中国石化就对外公布了对“天价酒事件”的处理,涉事干部(厅级)被免职降级,并由其个人承担已经消费的十多万元。

中石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傅成玉说:“这件事情对中石化乃至国有企业的形象造成严重伤害,中石化上百万职工因为这件事情抬不起头来,一个人的行为导致了上百万人的耻辱。”

这个事件被称为“中石化天价酒事件”。这是周筱赟首次出师,即收捷报。

我丝毫不想说这是周筱赟的本事。时事造英雄,周筱赟应运而生。时势选择周筱赟,是因为他热情勇敢,知识丰富,战斗力强。

更重要的时势是,当时的官员真的接受网络舆论的压力。

放在今天来说,中石化就好比盘锦的某洼J方。今天,你举报我不是?我说你是“不实信息”,我先把你抓了再说,至于举报的内容,就更不用像中石化那样,还有查证处理的环节了。真让人惊叹时事巨变。

此后,有周筱赟公开举报“卢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这也非常了不起。当时已经有“郭美美事件”。两美美互相映衬之下,更引起巨大反响。

当时的媒体认为,周筱赟的举报为提高公众对慈善事业的认识,促进有关方面对慈善事业的监管,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此外还有“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48亿巨款神秘消失事件”, “重庆国际小姐选美黑幕”“成龙基金会事件”,“卢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李亚鹏与嫣然天使基金会事件”,“湾仔码头速冻食品事件”,“铁道部12306订票网站亿元合同事件”,“江苏宿迁外籍人士当县长事件” 等一系列举报。

均无一失手。

你应该注意到,所有这些举报,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不是为自己,它们是纯公益。

周筱赟以一人之力,对社会进步的推动,和为公众和国家挽回的经济损失,不可计数。他为这个时代做出巨大贡献,载入了互联网史册。

社会也给了周筱赟相当的荣誉。他获得了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奖、《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奥一网2011网络十大公民、2012网易年度影响力博客、央视新闻周刊2012年度人物等称号。

与此同时,周筱赟和口罩墨镜结缘。那些被周筱赟举报断而断了“财路”和“官运“的,都不是等闲之辈。可以想像,他们是多么恨周筱赟。完全应该假设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

2013年,《博客天下》杂志和周筱赟有一段对话,反映了周筱赟的心曲,兹录于后:

博客天下:你在博客上贴了一张蒙面的照片,却放言“有种就来砍我”。你还是挺怕的吧。

周筱赟:我几乎每篇博文,都是批评公权力、批评垄断企业、批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情绪,这些都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职责。

要说我一点不害怕,那肯定不是真的。但我想我有广大网友的支持、声援,如果真有人来砍我他们完全没法收场。

我的腾讯博客,总浏览量已经超过4600万,所以我根本一点不担心,只要适当注意一点就行了。我总没必要公布我全部个人信息,故意创造条件让人来砍我吧?谨慎的预防措施还是有必要的。

博客天下:从2009年开博至今,你在博客上揭了不少黑幕,好像每年你都会被人威胁。既然知道有生命安危了,为什么还要一直揭黑呢?

周筱赟:这可能和我疾恶如仇的性格有关吧,我就是看不惯那些丑恶的人和事。我在博客上揭黑,也是希望通过我个人的力量,对于推动社会进步尽一点绵薄之力。虽然频繁受到人身威胁,但还没有遇到过人身伤害。有时候想,既然很多揭黑没有起什么作用,那我又何必继续呢?但是,有时形成了习惯,很难改变。

博客天下:你会一直做这个揭黑的事情吗?你做这个有没有利益驱使,换句话说,是拿钱替别人办事吗?

周筱赟:我想我应该继续把揭黑的事情做下去,我想这个社会就是太缺少较真的人。如果这样的人多了,我们这个社会也许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事实上,我已经多次受过金钱的诱惑,钱财当然是好东西,但我通过努力工作可以获得,我完全没必要通过这种不光彩的方式去获得。而且,一旦在网络上有了一定正面的知名度,一旦收钱替人办事了,名声马上就彻底臭了,所以我一向爱惜羽毛。

——周筱赟果真是一个清醒而冷静的人。

公益举报,自然把公众当作自己的后盾。他一旦出手,就好比走夜路使劲弄出一点响动来给自己壮胆,总是努力利用媒体。当时的媒体有这个环境。

他曾激动于“新媒体形势下的新闻专业主义”。2012年,他参加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驻校计划,将“周筱赟揭黑”带到了课堂上。

他还声称,“凡被揭露者,要么认错,要么停工,要么撤职,要么双规,要么判刑。” 还标榜“周筱赟报料,绝对可靠。”“周筱赟出手,绝不失手。”

实际上他倒未必有这样的乐观,事实也不是他吹嘘这样的顺利。其实他心里还是清楚的,他的博客名就叫“落魄书生周筱赟”。但他更清楚自己必须努力。

当网络环境变化到来,他及时考取了律师资格,这大概是三年前。从此,他不再需要口罩墨镜了,因为他以律师的身份行事。他仍然介入公共事件。他被盘进去之前,还在他的公号上评判公共事件,从法律专业的角度。

发人深省的是,他戴着口罩和墨镜防备被举报对象可能的袭击的时间,长达六、七年,终于安全度过。当他佩上法律的武器,摘掉口罩和墨镜,光明正大地服务社会,倒被举报对象直接拿下了。

帖子就写到这里了。我向你介绍了被盘进去有周筱赟。我不是律师,有关法律问题,请朋友们去看律师朋友的文章,如

file

404文库】一丘万壑|南京疫情,为啥不提阴谋论了?

中国数字空间词条:新冠疫情2021年7月南京疫情原文

作者:邱开冒

由于禄口机场失守,南京疫情保卫战打得异常艰苦,只能死守待变。

网上对南京政府的责任,江苏省用人不当的责任已经讨论很久了,有关部门很难甩锅了。由南京禄口机场感染源,已经迅速扩散14省几十市,形势非常严峻。长沙、湘西、武汉、郑州都被波及,有点像抗战时期南京沦陷之后的形势了,要进行武汉会战,中原会战和长沙会战了。

抗疫和当年的抗日一样,有安内与攘外的双重任务和对策。安内就是严防死守,物理隔绝,杜绝病毒传播;攘外就是加强入境管理,拦截境外输入性病例。

image

“攘外必先安内”的防疫对策一直有效。由俄罗斯入境的CA910国际航班一年来被熔断十次,这十次输入病例达69例。来自俄罗斯的病毒十次叩关约炮,终于攻陷禄口机场。禄口机场负责人冯军,“安内”无方机场内部管理混乱,导致“攘外”失利。

现在,被扩散感染的各省市,掀起轰轰烈烈的“安内与攘外”并重的抗疫策略,对辖区内筛查、隔离,“攘”来自疫区的外地人。

微观上看,禄口机场沦陷是因为“安内”措施不到位,从宏观上分析,则是“攘外”战略的失误——没有把俄罗斯当做“攘外”的重要目标。

国产阴谋论家对这次由俄罗斯输入的疫情表现出罕见的迟钝和柔情,这么好的境外阴谋论题材,竟视而不见或顾左右而言他。看来,科学无国界而阴谋论有国界,不同的国家享受不同的阴谋论待遇。有人骂你是侮辱人格,情人骂你是打情骂俏。别人打你就喊疼,情人打你就是“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阴谋论家都有点贱骨头,对好人凶,对恶人怂,被坑了还拿恶人当情人。

如果南京疫情是美帝国际航班输入的,叼盘懦夫斯基早就发好几次社论揭穿美帝阴谋了,金嘿嘿该又忙着呼吁警惕美帝的病毒武器了。但这次俄罗斯输入的病例导致十四省受感染,胡叼叼和金嘿嘿都很默契地不作声了,好像狡猾人只在美国,而憨厚人都在俄罗斯,后者傻大黑粗,不会玩阴谋似的。阴谋论家可能是遇谋更阴,遇蠢更傻吧,他们可能觉着美帝太强大,被他欺负了就丢份,而俄罗斯国力已经很羸弱了,是我们的怀柔对象,偶尔吃点亏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何况,历史上还沾过俄国人的光,输入过主义啥的,欠人家很大的人情呢。

image
image
image

但司马南好像不管那一套,在分析境外势力病毒攻击方面,司马南这次就比胡叼叼和金嘿嘿走得远。司马南单枪匹马逞匹夫夹头之勇,怒怼输入病毒阴谋:

“本轮禄口机场的感染事件,又是一轮精准的病毒攻击,而且其成功击穿了中国自新冠爆发以来,华东地区这个最后的防疫堡垒;对方处心积虑,几乎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总结了多次攻击的经验,才最终攻破了这道防线……”

CA910航班一年十次熔断,“对方处心积虑,几乎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终于叮破了禄口机场这只有缝的笨鸡蛋,攻破了“华东地区这个最后的防疫堡垒”。是可忍孰不可忍?此用心又何其毒也!司马南冒着被夹头的风险,揭穿“对方”阴谋,勇气可嘉。

本来以为司马南说的“对方”是指俄方呢,看到最后才发现,他竟然认为“这些病毒攻击的元凶就隐藏在境内某处,甚至还不止一个毒源”。那么,谁是CA910航班病毒的接应者呢?叼盘懦夫斯基还是冯军?细思恐极。“安内”还包括查出境内的毒源隐藏者和内应者吧。

今后的抗疫策略应该是“攘必先安内”与“安内必先攘外”辩证混和运用,但攘外的方向应该适当调整,要把俄罗斯当做攘外的主要战略目标。

美国之音 | 独家:“墙国韭菜”出逃记

中国数字空间词条:异议人士原文

6月的一天,徐峥和父母去照相馆拍了一张全家福。他告诉他们,他又要去打工了,不知道多久回来。他心里想的是,他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相见了。

在深圳蛇口海关出境时,他佯装淡定地一一回答公安边防的提问——他持有乌克兰的商务签证,去考察当地的餐馆市场,计划开一家中餐馆,一个月后回来。警察反复检查他的文件,又把他带到一间小屋里继续盘问。徐峥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旦出现任何纰漏,不仅行程泡汤,最担心的是万一护照被边防人员剪角,他就再也不可能“逃离墙国”了。

所幸的是,一个多小时后他被放行了。6月25日这天,坐在从蛇口开往香港的船上,他的心里五味杂陈。一到香港机场,泪水就涌上眼眶,他想到2019年8月数十万示威者曾在这里静坐,抗议警方暴行,要求政府回应他们的诉求。

当飞机终于在夜色中驶离香港时,他再也忍不住地号啕大哭。

“我的眼泪一直掉,我也不知道我将来能去哪里,但是我知道我说话,我再也不会被中国的警察喝茶抓捕这些了,” 徐峥对美国之音说。

近日,徐峥在推特上以“希尔@antichinaccp”的化名详细记录了“逃离墙国”的曲折经历,包括如何应对中国海关的严苛盘查,引来大量关注。

他选择在7月1日中国共产党庆祝建党百年这天从乌克兰首都基辅接受美国之音的视频访问。

“我不打算匿名了,就堂堂正正地视频,说出自己的真实经历,”他说。

因为“六四”被退学

徐峥自称是一名“墙国韭菜”,23岁,四川雅安人,在东北长大,高中肄业。他说,自己读书晚,20岁才读完高三,但是2019年高考前几天,他被学校劝退,因为他和学校党委书记围绕89天安门事件吵了一架。

“那个时候我们老师给我们洗脑,说当年资产阶级煽动学生暴乱,想推翻共和国之类,我说那不是真的,学生因为反对贪污腐败,想要言论自由才走上街头。然后老师就把我举报了,通知了学校的党委书记。”

201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16岁的徐峥开始 “翻墙”。当时香港人争取民主和普选的“雨伞运动”正如火如荼。学会翻墙后,他说自己看到数不清的中国政府打压人权的悲惨案例,从709维权律师大抓捕,到拘押上百万新疆穆斯林,还有因为被指泄露中国最高领导人隐私被重判14年的牛腾宇……

“我知道这些以后内心非常痛苦,但是我又没有办法在中国的公开场合去声援他们,因为那样的话我也会有生命之灾,所以我一直是很煎熬的,” 徐峥说。

此间,他也有过两次被“喝茶”的经历:一次是2018年因为用QQ邮箱签署了美国白宫网站上抗议北京新疆政策的公开信,他被警察直接从学校带走;还有一次是2019年成都秋雨教会牧师王怡因“煽颠罪”被判刑后,他在微信上喊出“王怡牧师无罪”后被当地派出所传唤。

铭记2019年香港的夏天

被退学后两天后,徐峥在深圳罗湖区一家便利店谋得了一份工作。他回忆说,那时深圳遍地都是“三和大神”(深圳市龙华新区三和人力市场周边凭借日结薪水和低廉成本生活的外来务工人员),找个工作不是难事。

“我之前做过很多工作,都是所谓的低端人口工作,比如外卖员、快递员、餐厅服务员、收银员这些工作。因为我没有办法读到大学,就没有办法找到看起来比较体面的工作,”他说。

徐峥告诉美国之音,选择去深圳打工的另一个原因是当时香港正在爆发“返送中”抗议,他想加入港人,做一次真正的“反贼”。

那时大陆居民办理港澳通行证并不困难。在便利店打工期间,徐峥偷偷去过两次香港。他参与了200万人的大游行,听到整整一条街的人都在喊“打倒共产党”;他看到警察用催泪弹击中了一个小孩的头,鲜血直流,母亲在一旁绝望地哭泣;他与香港市民传阅的《苹果日报》,如今这份报纸已经被迫停刊。

“我会铭记一辈子,2019年的夏天,”徐峥说。

秘密策划出逃路线

那时他还没有“逃离墙国”的念头。他还期盼美中贸易战可能会迫使中国开放。可是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中国政府开始实行严格的旅行限制。自去年初,中国暂停办理因私护照的消息四处流传。不断有人在网上发布自己办护照和出境被拒的消息。

当年11月,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尹成基在一次有关疫情防控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会继续“严格控制不必要人员跨境活动”, “从严审批中国公民旅游等非必要事由的出入境证件申请,劝阻和限制内地居民旅游、探亲、访友等非必要、非急需出入境活动。 ”

徐峥坐不住了。

“我在推特上看到了大量的信息,显示习近平要闭关锁国,结合办护照这么难,我开始紧张了,今年2、3月就开始有了离开的想法,”他说。

“我这样的墙国韭菜,想取得发达国家的签证非常困难,只好作罢,但是没有签证绝对无法通过内地的口岸边检,”他说。

他开始研究各个国家的入境和隔离政策,结合推友的分享和自己的经济能力,策划出逃路线。经过几个月的秘密筹划,他决定从蛇口出关,坐船到香港,再从那里经伊斯坦布尔飞抵乌克兰首都基辅。

“我是躺平族,打工时不会花很多工资,一直存钱,机票以及各种手续用了将近两万元,我存了一年,” 徐峥说。

他没有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家人和朋友。他觉得中国现在弥漫着一股文革的气氛,担心被人举报。他说,周围的同龄人中至少八成都是和官方站在一起的“粉红”,他其实没什么能说心里话的朋友。

警察来了

7月1日,北京正在举办盛大的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的活动,徐峥在这一天来到中国驻基辅大使馆前抗议,也第一次将自己的照片发布在推特上。

“这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给中国人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压迫和折磨。我作为一个手无寸铁的韭菜,只能卑微的站在中共国大使馆门口举牌发声,”他写道。

几个小时后,中国警察找到了徐峥在四川老家的父母。徐峥说,连日来,警方不断骚扰他们——监控电话、控制行动自由,还到家中抄走了他留在中国的手机、电脑等物品。

母亲通过微信和他语音时,父亲在一旁对他破口大骂:“你个狗汉奸,国家有什么不好?你赶紧回来自首,要不就死在国外,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东西!”

徐峥告诉美国之音,他的父母都是老实人,也是普普通通的“墙国韭菜”,父亲是国企的下岗职工,母亲是个体户。他们不是党员,也不是既得利益者,拥护共产党仅仅是因为党国的宣传。

“可是就算他们心里向着红,中共也不会因为他们亲政府而不去骚扰他们,”他说。

乌克兰不是久留之地

那次在大使馆门口公开露面后,徐峥收到了很多辱骂他的留言,还有人威胁说,他的照片已经被发到当地“爱国华人群”里,如果他露面就会尝到“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滋味。

“我在这里也是很担惊受怕的,因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大使馆的这里有专门的微信群,和统战部合作,每天都在收集在基辅的这些华人的思想动态,我的行踪可能会被人记录,”他说。

就在徐峥离开中国的同一天,据美联社报道,北京以扣押50余万株准备出口到乌克兰的中国疫苗相威胁,迫使该国撤回了一项支持彻查新疆人权状况的声明。 这项由加拿大发起的声明获得了40多个国家的联署。

这个消息对徐峥来说宛如晴天霹雳。他觉得乌克兰不是久留之地。他担心中国会进一步施压将他遣返。

一场没有回头路的逃亡

7月11日,在基辅度过了焦虑不安的十余天后,徐峥搭上了一架从乌克兰途径荷兰飞往厄瓜多尔的航班,并选择在阿姆斯特丹“跳机”。他说,荷兰反对香港“国安法”,谴责新疆集中营,这样的国家能保护人权。 他希望能在那里申请政治庇护。

“我真的不敢再回中国去了。在中国任何批评习近平的都会受到严厉的折磨,” 向机场荷兰警方申诉前,他给美国之音发来最后一条视频。

徐峥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走向哪里,命运将会如何,他只知道没有回头路了。他会害怕,觉得孤立无援,但是不曾后悔。

有时他会望着和父母在照相馆拍的那张照片默默流泪,尽管自己与他们政见不同,但毕竟一起生活了20多年,那份亲情是永远割舍不断的。

他还想对“墙国”里每一位和他一样渴望自由的人说,走出来的机会就像1949年登上去台湾的船那样珍贵,希望大家都能活在不会有文字狱的地方。

歪脑 | 这些千里之外的内地人,成为香港运动的一部分

中国数字空间词条:CDS专页:大陆人看香港抗争原文

作者:pxmls
在内地一大学就读的学生常阔至今仍记得2019年国庆节。香港街头国殇大游行,警察打出“反修例运动”第一枪,击中一名中学生,全港震动;与此同时,她的学校正在组织欢庆建国70周年纪念活动。

辅导员特别邀请她到报告厅,观看阅兵直播和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同受邀的,清一色是优等生、学生干部,或“少数民族代表”。他们将国旗贴在脸上,合唱《我与我的祖国》,落泪鼓掌。常阔感觉局促,“很想赶快走掉”,同时困惑,自己“为什么没有办法和大家有同样的情感”。

img

《我和我的祖国》宣传海报 (网络图片)
她没有干部头衔、成绩也一般,但她很清楚自己为何在此。辅导员寄望通过这类活动教育她“迷途知返”。

节后的共青团团日班会,辅导员突然让常阔在全班面前分享看电影的感受。常阔认为辅导员或期待“看起来很港独”的她能“按照他的希望说出爱国爱党的话”。但常阔谈起最近香港的事,希望大家看到主流报道外每个人的真实生活。

会后,班干部问常阔:“你是不是港独?”

她感到强烈耻辱感。

“屡教不改”使常阔遭遇冷暴力。她从同学处听说,其他学院例行点名时向众人通报,“我们学校某一个同学被境外势力洗脑,她讲的港独、女权都是境外势力”,提醒学生小心。那之后,常阔被社交孤立,甚至从性别社团认识的同学也删除她微信,不再理睬她。

常阔并非个例。香港反修例运动中,内地不少同情或支持运动的个人,笼罩在爱国主义政治氛围下,沉默、被封禁,成为他们普遍的经验。这些与香港远隔千里的内地人,成了运动一部分。

img

2019年香港街头国殇大游行时警察逮捕游行者 (图片来源:AFP)

付出巨大代价的网络资讯搬运工

2019年6月起,因反对《逃犯修例》修订草案,香港民众走上街头。随着运动愈演愈烈,简体中文舆论环境对示威者的厌恶、爱国主义的情绪日渐高涨。为主流媒体关注和报道的,是当时大批民族主义青年“翻墙出征”,与反修例网民骂战,向境外输出“爱港爱国正能量”。而鲜被提及的,是一批关注香港的青年也翻过高墙,却做反向信息输入,转而向国内网络不知疲倦地搬运运动信息。

2019年7月,帝吧发起“反对暴力乱港、守护一国两制”出征行动,翻墙到Facebook洗版,香港社交媒体出现大批简体字留言。随后“饭圈女孩”等各网络群体持续出征,官媒“共青团中央”官微与央视新闻联播亦对此表示支持,称“从饭圈女孩到帝吧网友再到广大海外留学生,所有爱国爱港的力量正在汇聚成一股强大的正能量”。

img

“帝吧出征”成为当日热点事件榜首 (网络图片)
战火烧至支持运动的香港艺人。他们遭遇不成文的官方封禁,封杀名单包括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的歌手何韵诗,组合达明一派成员黄耀明、金像金马双料影后叶德娴、影帝黄秋生等。

哪怕并非表达政治立场,只要有同情运动“嫌疑”,都可能让公众人物退圈。任教香港中文大学的内地学者方可成因转发运动相关资讯被全网删号,永久封禁;歌手容祖儿微博发布在飞机上戴着口罩的照片,刘海恰巧遮住一只眼睛,写道“只知道飞”,即被网民视为港独,“飞”字解读为Free的谐音。她迅速从湖南卫视双十一晚会表演名单中消失。

容祖儿微博照片 (网络图片)
民族主义情绪蔓延,港台、新疆政治议题成为绝不可冒犯的领域,“辱华”抵制延烧至体坛、时尚品牌等领域。NBA总经理莫雷在推特发布“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标语,随后整个NBA一度在中国被禁;德国球星厄齐尔因支持维吾尔族言论被大陆全网除名;Dior中国地图缺失台湾争议,到最新的H&M新疆棉花争议,都是类似事件的不同版本。

长期关注社运与公共议题的内地青年社群,在这个浪潮下持续小范围、零星地表达对香港的关注。常阔因为没办法忍受整个宣传机器颠倒黑白的程度”,频繁在朋友圈不设分组地转发香港局势新闻动态,搬运学者解释运动的文章,希望更多不知晓或不关心的人看到,“打破信息差”。她也试过在线上与不同立场的人交谈,但往往“很多挫败,也付出一些代价”,轻则冷嘲热讽,重则拉黑删除。

网上发声的代价,轻则删帖,重则封号。他们的微博、微信、豆瓣、QQ空间、网易云音乐账号不断重建。

账号可以重开,但不同政治立场落入真实世界,就切实地影响了真实生活。

作为大学公开为性少数,加上异见学生的身份,常阔常年处于监视中,她每星期要去几次学工处或团委汇报,辅导员会通过同学了解她的日常动态,行踪被掌握,甚至要时不时发定位给辅导员。常阔感到痛苦和窒息:“我并不想被当成一个问题学生这样被对待,而是希望对方可以把我当成一个人。”

最终她付出了人际关系的代价。常阔发现,经常的转发和政治表露,换来了很多同学的默默屏蔽。有时她会怀疑自己做这些转发的意义,支持反修例运动是否“只是一种自我认同和肯定”。

后来常阔听说两个案例。有人匿名发布一篇自己在香港运动中的见闻,深夜被大学同学实名挂朋友圈,称“毕业生某某一定是收了境外势力的钱”。也有人转发学者周保松关于香港争取自由的文章,被初中同学反复辱骂,甚至挂进初中班群,意图让其“社会性死亡”。

沟通无果与恐惧,使她断绝了与原本关系不错的大学同学的信任。被监视的不适感也使常阔无法再信任同学老师,最后全部屏蔽。

关注香港使得她遭遇许多,香港舆论也并不会对此关注和回应,但她依然选择继续关注。她认为,作为内地人,没有像香港人那样的反抗空间,她其实是通过对香港运动的关注和支持来表达自己的反抗。

举报文化深入工作生活

民族主义浪潮之下,另一个出现的社会现象是举报文化盛行。2019年7月,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中山大学哲学博士陈纯曾因在朋友圈发布自己置身香港游行现场照片,被网民举报为“港独”,遭遇人肉搜索、网络暴力,其公共账户被关,甚至被警察带走问话,一度短暂失去自由。

内地大学生秦宣活跃于Instagram做政治创作,写诗或画画声援香港。2019年11月,他收到学校电话,称学校接到举报,得知他在境外网站发布相关信息,要成立调查组专项调查。

秦宣回忆,他被叫到学工处会议厅。赶来的学院党委书记和辅导员在门外被拦下,学工处两名领导表示要和秦宣单独谈话。他们拿出举报者的截图,拿他“当犯人一样”,一条条询问贴文意思,问他怎么看待一国两制,怎么看待香港运动。

对话被记录下来,秦宣不知会交给谁处理。学工处在调查结束时告知,这轮是“学校找你”,不确定后续是否会有公安或国安更高层面来找。因这场风波,学校一度想取消其奖学金评选资格,因学院保护而得以保全。

作为交换条件,秦宣手写一份保证书,当中写道:“本人支持一国两制,保证不再翻墙和使用墙外软件。”并承认错误,删除已发表内容。保证书写满整页A4纸。

2019年11月,公司白领于波收到朋友转来的举报网贴。贴文称他为“党内两面人”,其朋友圈内容被一一整理,并用红字标出他真实姓名、工作地、教育背景,及中共党员身份。打开链接瞬间,于波血气上涌,心跳剧烈加快,满头大汗,“好像有很多人在指责你”。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于波自己都不敢再打开那个链接。

一周后,他曾就读的大学通过舆情监测获知此事。这则举报从学校宣传部转到学生办,也传导至学院,学院领导向他导师打听这个学生的思想状况有没有什么问题。于波早在几年前毕业,学校的调查尚未造成实际影响。

一个月后,公司也监测到此舆情。领导先“绕着圈子”向他所在部门负责人打听其平时为人处世,然后办公室打电话给于波,表示公司会组织各部门开会讨论。挂断了电话,于波几天睡不好觉,像在“等待审判”。

下一个周一,公司党支部、办公室、人力资源、法律法规部门及直属领导坐满会议室。于波提前想好策略,在会上指出自己作为10年党龄老党员,“肯定是坚决支持一国两制的”。企业党支部对这类事件也没有经验,“既没有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企业党支部当然也不希望继续上报,以免事件继续发酵”。他们想到折中方案,为免后续麻烦上门,要于波写下承诺书,作为公司已有所作为的依据,希望事件到此为止。

于波原做好“被离职”准备,但部门领导表示“尽量会保他”,希望他配合公司要求。他上交的承诺书被党支部书记逐字逐句修改,以符合“承认错误的诚恳态度”。软硬兼施下,于波纠结万分地交掉这份承诺书。

回想这些经历,于波和秦宣发现,举报者都是他们社交圈的人,然而反复推敲、排查也无法锁定目标,只好将重点怀疑对象全部屏蔽。

被举报经历让秦宣情感遭遇“很严重的摧毁和打击”。那段时间走在路上,他会突然恐惧、心痛,想到认识的人一直持续观察、搜集信息举报他,感觉“像文革一样,与身边亲密的人之间的信任遭到破坏”。秦宣开始特别留意朋友圈的分组,每隔一阵就检视一遍,判断“好友列表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一个可信任的人”。

政治抑郁的内地生,却必须回到内地

2020年,疫情与《国安法》实施后,香港运动进入低潮,失落气氛弥漫。身处夹缝中内地留学生也感受同样的低气压。

中学时期,何郁认为自己受香港启蒙,视香港为文化上的精神家园。后来她来到香港读书,经历过运动的日常:楼上吃饭,楼下放催泪弹,打开手机看到的即时新闻就在正下方发生。经历反送中运动后,何郁发现,对她来说,香港作为一个政治体,已经超过一个文化符号。

“如果说2019年是一种崩坏状态,2020年则是纯粹的腐烂,它就慢慢一点一点烂掉。”参与武汉疫情时救援、再见证国安法成为事实,何郁的政治抑郁跌至谷底。被绝望感笼罩,她去学校的精神科医生确诊抑郁,之后更休学回家半年。

回家前,何郁非常恐惧。她被内地生同学威胁举报。这名主张爱国爱港的同学,被其他学生将个人信息挂在网上,何郁成为他的报复对象。他告诉何郁,自己已在国安网站提交举报她,也给香港、内地警察、军队打了举报电话。何郁也曾听闻有同学从深圳过关时被国安抓走,失联三天的传言。

担心自己被调查,回家前何郁删去社交媒体上所有运动内容,乃至过海关前两晚,她都在通宵删除和备份。过关时,何郁通知几个联系人,告知超过多久没有联系,就去联系父母。所幸后来平安过关。

休息期间,内地自由派同学圈子构成她主要的社交圈。相近政治立场和关心议题的社群支持对她意义重大,让她找到抱团取暖的空间。半年后,她从抑郁中恢复回港。

随处可见的《国安法》宣传海报 (图片来源:AFP)

在港修读硕士的高逸有相似感受。毕业前夕,运动带来的政治剧变改变学术环境,他所在学校的中国研究中心随之关闭。高逸的研究方向,正涉及中国敏感时期历史,他的研究内容不再被许可,这一噩耗给他的人生带来悬浮和停滞感。

身处香港时,高逸精神状态濒于绝望,他认为这种情绪是创伤应激(PTSD)。触发创伤的契机是他采访一位示威者,听对方讲述自己如何在前线,被警方追击,怎么逃跑,被抓,被殴打,被关进监狱,保释后被骚扰,面临各种恐惧。看着对方的眼睛,他意识到对方是活生生的人,甚至可能是平行世界的自己,屏障就此打破,恐惧瞬间涌入。高逸形容这种感觉:“对于一种不受限制的暴力的恐惧,生活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是没有个体安全的,也没有什么力量能真正地限制住暴力。”有时,他会把通讯录所有人拉黑,跟所有人告别,像“虚拟自杀”,精神好转又再次加回。

img

示威者在前线被警方追击殴打 (图片来源:AFP)
2020年底,高逸回到内地,这让他面临巨大不适。在香港时,高逸零距离接触运动的惨烈,目睹过几近过着家破人亡的生活,然而回到内地,恐惧变成“没有人在乎这个事情”,“所有人都不解你为什么会因此痛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种冷漠给他带来强烈失真和幻灭感。

PTSD渐转为颓废,他觉得自己一两年前还算亢奋,现在则被完全烧干,“过着一种很侥幸的生活”,即使最好的情况也像“苟且偷生”。他意识到:“自己认为这种表面正常的生活方式是要被消灭掉的。”

在港长居的内地行动者江思泉感觉,运动的景象已离开很久,政治打压却每天都在上演。

2019年,江思泉每周会去两三次游行现场,去最密集时是中大和理大围城,内地生成群结队撤离,她坚持留在校园,每天参与运动后勤。即便这样紧密参与,仍觉得边缘。“我好像没有那种特别想要去和对方(反对运动的内地生)说理的状态,更多的做法是发现周围内地生有想要对运动有所理解的想法时,我就会带他走进运动。”

《国安法》落地后,她和准备回内地的友人分别。对方觉得香港的社会气氛已做不了什么,江思泉却仍想见证香港走向哪里。在她可以做的事的列表里,包括在日趋相似的环境中,内地与香港行动圈的日常交流:交流数年来在内地累积的面对威权的经验,比如忽视常常变动的红线,及如何应对约谈与“国宝”。

万物皆香港,被改变的公共生活

 内地公共讨论中的窒息感,从香港运动议题无差别蔓延到其他社会议题。不同公共事件遭遇被歪曲、谣传,最终“万物皆香港”,舆论走向事件背后与香港运动有联系的万能结论。

2021年5月的成都49中发生跳楼事件后,民众在校外手持白花纪念亡者、声援家属,进而演变为警民冲突,有民众被驱散、抓捕。现场视频流传至网络,不少评论称手持白花是被境外势力标志,推断有“港独分子”参与其中。

img

民众在校外手持白花纪念亡者 (网络图片)
 劝阻邻桌男性在公共场所吸烟后,女权行动者肖美丽一度走红网络,得到支持,随后她被扒出在2014年发过手持“风雨中抱紧自由”标语的照片,因此遭到了曾政治举报过不少人的微博“红色大V”们的攻击,指控她为港独分子,她微博账号被封禁,并遭遇持续的网络暴力。

秦宣所在的一个关注公共议题的青年网络社群经历了聚散,见证近年线上公共生活的变化。社群中的人因2018年某个社会抗争事件相聚,身处不同地点、不同身份,多是网友,未曾见面,却立场与价值相近,共同发声和讨论,逐渐形成共同体。但秦宣意识到,过去积累的“固定”社群,正逐渐被打碎、离散。

原本,他们每天看香港当地的新闻和直播,甚至有群友赶赴香港街头观察运动。后来远处香港的低潮落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他们仍会讨论国安法,但只转发新闻,作为见证和记录,不过多评论,过往的“教训”教会他们这一话题“实在太危险”。随着网络打压加剧,大家对运动的讨论减少,香港新闻从视野里渐淡去,生活里或许有更重要的事。“感兴趣的还会继续去看,不感兴趣的就不会再讨论,”友邻们也慢慢变成了吃喝玩乐的酒肉朋友。

这也是反复炸号带来失联的结果,这是一种将人推出社交网络中公共生活的暴力手段。2018年至今,秦宣被炸了21个微博号。最开始,秦宣会不断注册小号,找回友邻互关,继续讨论。然而炸号时间间隔越来越短,注册几天又再被炸,“幽灵号”也不能点赞转发评论,意味着无法参与公共事务讨论,意味着朋友失联又散开。与此同时,公共发言会招致更广泛的网络暴力,微博成为充满攻击性言论的平台。秦宣慢慢减少用了微博,最后热情降低为零。

失去网络发声平台,秦宣转而建立私密、地下的友邻关系。“在同一个城市里有机会见面的话,我们就会在私密的空间里见面。”通过私人的联结,也引荐一些朋友,讨论无法在网络空间讨论的话题。但秦宣仍想回到公共讨论中,不然“永远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面,大家关上门讲话”,他不想让自己变成圈子里面的人。

有人离开香港,有人却走进香港。对学生杨慕来说,炸号惩罚带来了沉默,她意识到自己表达欲被扼杀,长达一年,她不再更新朋友圈。她困惑:“为什么在我好像被惩罚了之后,就不想再去反抗了?”作为内地出生长大的人,杨慕觉得自己长期处于没有希望的政治环境中,“眼见着身边人逐渐成为体制的一部分,环境持续恶化,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可以共情香港人的政治抑郁,认为这是两地“共同面临的问题”。

 亲友无法阻拦她赴香港念书的信念,她希望自己能更多投身运动现场近距离观察。运动的发展和低潮使她清晰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她认为在这场运动之后,明白了“政府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你应该站哪些人。”

所以即使发生了那么多事,她还想去香港读书:“与那么多人有着相似的情感,我在这里将不再那么孤独。”

 (常阔、于波、秦宣、何郁、高逸、江思泉、杨慕均为化名)

中共借挺川华人 接近和渗透共和党 – 大纪元

www.epochtimes.comJune 24, 2020

【大纪元2020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芬湘洛杉矶报导)6月23日,《华尔街日报》在网站头版以“与中国(政府)有关的政治捐款人接触到川普和共和党”为题,详细描述了涉嫌和中共相关的美国华人如何积极接触并渗透支持川普的共和党阵营。

被点名的若干人物中,华人比较熟悉的恐怕要算曾经组织“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又译作“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的王湉(David Tian Wang)。

文章说,据与王湉一起工作的人说,2016年大选后不久,中共洛杉矶领事馆的官员与挺川活动组织者王湉取得了联系。根据《侨报》等中文媒体报导,王湉是中国籍,拥有美国绿卡,他是“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的创办人,并与中共支持的加州华人社团有长期关系。

王湉的政治团体的前成员Lance Chen说,中领馆要求王在川普执政期间帮助为中国游说。Chen说,王湉试图招募他进行游说工作,但他拒绝了。

以捐款当敲门砖

加州商业记录显示,王湉不久后被列为一家新注册的游说公司Wang & Ma Government Relations LLC的首席执行官。另据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开的记录,他还向“川普胜利”筹款委员会(Trump Victory fundraising committee)捐款15万美元。

外国政府的游说者必须在美国司法部注册。但《华尔街日报》文章说,王湉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司法部的外国代理数据库中。

试图影响川普政府对华政策

文章说,王湉成了共和党圈子中的常客,还说美国的中文媒体中引用了王先生的话,说他利用川普的竞选活动来推论认为美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的军事部署是浪费金钱。

根据《侨报》2017年3月22日刊登的一篇对王湉的专访:作为顾问团成员,王湉说他们每年有四次机会和川普见面沟通,不过他们可以通过写文章的方式提建议,“在助选期间,我们曾撰写文章给川普团队,表示在南海问题上,不支持帮助菲律宾”。

另据“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成员“潘泽康”2016年9月18日在观察者网站上刊登的一篇文章说:助选团给川普提供的南海政策建议从分析中国的反航母能力入手,首先详细阐明了假如美国与中国开战,代价将会极其高昂。而后,通过论述中国近二十年来在外交上心态的演变,说明美国外交界如果仍然以一种高高在上、教训的态度对待中国,对于解决南海争端并没有好处。

他还写道:美国的NBC、NPR、《洛杉矶时报》,中国的新华网、人民网、新浪、腾讯都曾采访、报导“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而助选团本身,在积极支持川普的同时,也大胆地向川普团队提出了自己的诉求。这些,与传统上不积极参政、不愿意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显得有点儿怕事的美国华人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华尔街日报》请求王湉置评时,他没有回答具体问题,而是在一条短信中回说:“我与中国政府没有关系,也不接受任何人的命令。”他补充说,他热爱中国和美国,并相信共和党的立场。

川普不知情 共和党立刻切割

知情人士说,2017年5月,王湉应当时的加州委员会主席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的邀请参加了在圣地亚哥举行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领导人会议。该会议只限于受邀请的人。这次聚会旨在为川普就职后规划共和党以后的道路。

加州共和党委员会在回应《华尔街日报》的询问时表示,它已指示斯蒂尔先生与《华尔街日报》报导中确定的几个涉嫌和中共相关的人断绝关系。

“尽我们所能保障我们的政治不受外国非法干涉是很重要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在回答问题时说。委员会还说他们不会返还报导中确认的几个人为接触川普总统和其他官员而提供的捐款,因为委员会不认为这些捐款违反了竞选资金法。

另外,斯蒂尔先生本人说,声称他曾经为中共提供任何帮助的指控是“虚假的、诽谤性的和攻击性的”。不过他也没有回答具体问题。

《华尔街日报》文章说:没有迹象表明川普总统知道这些政治捐款。白宫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一共捐了多少?

在川普总统任期的前半段,《华尔街日报》查明的大部分政治捐款(至少45万)都流向一个名为“川普胜利”(Trump Victory)的筹款委员会。这些捐款是2017年中最大的几笔,当时川普政府正在计划其对华政策。不过该委员会自川普上任以来已经筹集了1.9亿多美元,这些钱现在看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了。

参与其中的中国公民表示,他们并不是代表中共政府行事,而是出于个人原因或在商业上寻求与川普接近。中共政府没有回应《华尔街日报》的置评请求,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也没有回应。

实际上,王湉接近共和党人远早于2016年大选。当加州共和党议员夏乐伯(Bob Huff)夫妇带领华人抗议SCA-5时,他就是一个积极的组织者。紧随其后的则是老牌亲共侨领张素久(Sue Zhang)。

通过组织华人维权而出名

除了政治献金,为华人维权也是中共贿赂人心的主要手段之一。根据王湉2017年接受《侨报》专访的自述,他在美国正式参与和组织华人维权或抗争活动从2006年就开始了。

他说:我在美国参与和组织华人维权行动或抗争活动始于2006年,开始规模比较小,少时只有5—10个人,多时有20—30个人,2013年以来规模才越来越大,具体内容包括为中国维权和为美国华人维权的活动,并取得初步成效。

在为中国维权方面,包括抗议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海的黄岩岛,抗议日本以国家名义收购钓鱼岛,并对其国有化。如果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是中国公民,我有权利这么做。

在为美国华人维权方面,主要包括在2013年,美国广播公司(ABC)发生辱华事件,我奋起组织抗议,最后迫使ABC公开道歉;2014年,我组织领导加州华人抗议SCA-5提案,最终迫使加州议会同意搁置该提案;2016年初,我为“梁彼得案件”中的当事人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对待而发动“二二零抗议”大游行,最终争取到法官对梁彼得的宽大和公平处理,从监禁15年改判为监禁5年,缓刑5年,并罚到小区做800小时义工。

带领中共相关人员参加共和党高层会议

陪同王湉出席2017年在圣地亚哥举行的共和党领导人会议的还有三名与中共政府有关的人。第一位是赵刚(Zhao Gang),中共官方网站称他是中国科技部的研究员,专注于国家安全、科技外交和其它问题。

另一位是唐本(Tang Ben),他是在中国出生的美国公民,曾在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China Strategic Culture Promotion Association)担任执行委员会成员,该协会是一个不透明的组织,中共媒体称其就安全问题向中国领导人提供建议。其秘书长是退役少将罗援,因其对美国的鹰派姿态而为美国官员所知。

第三位是李肃(Li Su),他是一位有政府关系的商人,曾与中共副总理的一位知名前助手密切合作。

赵先生和李先生出席共和党领导人活动是不寻常的,因为联邦选举规则不允许外国公民在美国政治委员会的决策中扮演任何角色。

赵先生说,他的参与是出于“学术兴趣”,中共政府没有为此提供任何资助。李先生还说,他是以个人身份参加的。◇#

责任编辑:孟文澜

Source www.epochtimes.com

孙立平:极权主义是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的统治形态

编按:原文发于2013年,已被新浪微博删除。本文转载于2021年1月20日。

高伐林:昨天发了一篇孙立平的文章,今天还是孙立平——介绍他的另一篇文章,谈极权主义的。这文章分三部分在他的微博贴出,有人在网上将之合并成一篇完成文章来转发,我做了进一步整合。其中有些部分显然有所重复,但是不妨碍阅读,也符合“重要的事情多说几遍”的俗话。

极权主义杂谈之一:

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的统治形态

极权主义无疑是20世纪留给人们的一个最大的谜。尽管此前有种种极权主义的思想和种子,但只有到了20世纪,它才真正开花结果。它是一场富有感召力的运动,又是一种令人恐怖的制度;它肇端于诱人的理想和不容质疑的正义,却酿造了无尽的罪恶;它在最大的程度上践踏着人性,其中却又夹杂着动人的故事;它是无数人的希望,又是无数人的厄运。可以说,没有极权主义,人类整个20世纪的历史将会全然不同。就在今天,它仍然在散发着巨大的诱惑力。
这是一个怎样的谜?
阿伦特在她那本著名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指出,极权主义是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的统治形态。因此,有人认为,可以说极权主义是现代性的一部分。著名社会学家齐格蒙·鲍曼认为,大屠杀不只是犹太人历史上的一个悲惨事件,也并非德意志民族的一次反常行为,而是现代性本身的固有可能。正是现代性的本质要素,使得像大屠杀这样灭绝人性的惨剧成为设计者、执行者和受害者密切合作的社会集体行动。从极端的理性走向极端的非理性,从高度的文明走向高度的野蛮,看似悖谬,实则有着逻辑的必然。
说极权主义是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的统治形态,是因为它具有此前任何统治都不具备的那些基本要素。
首先,极权主义是基于一种意识形态乌托邦基础上的对社会的系统改造,推进这场改造的是激昂的社会运动,结果是一套在逻辑上似乎是尽善尽美的体制。无论是其强调的意志的力量,还是精神的原子弹,深层的也许是理性的自信。
其次,极权主义打破了传统的“统治”或“治理”边界,传统专制主义的统治与治理是有限的,也就是说,再暴虐的统治也仍然在其它的非政治领域留有自由,而极权主义的统治是总体性的,弥漫于全部的社会生活。它垄断的不仅是权力,也不仅是财富,它还垄断着社会的“场所”和“空间”,换言之,它是对全部社会生活的重新组装。
再次,极权主义模糊了“统治”与“被统治”的界限,使“被统治者”成为“统治”不可缺少的要素。鲍曼注意到,纳粹大屠杀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受害人的合作。专制主义仅仅要求被统治者的“服从”,而极权主义要求的是“被统治者”发自内心的“合作”。为此,它要求对人的改造或“新人”的塑造。换言之,传统专制主义是一部由车头牵引的列车,而极权主义则是在每节车厢上都安装了发动机。

极权主义杂谈之二:

极权主义的能量来源于对社会情绪的乌托邦式系统整理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之处,是它的巨大诱惑力和能量。正因为如此,许多讨论极权主义的文献都使用了“极权主义的诱惑”这样的字眼,而在现实中,人们更能感受到极权主义的巨大能量。而这种诱惑和能量,最突出地体现在它能使被统治者成为营造统治关系的积极参与者,甚至使极权体制中受害最深的人成为它最忠实的拥护者和捍卫者。这样的诱惑或能量来自哪里?
对任何一个民族来说,最大的诱惑都一定是在苦难和无望中升起的灯塔。德国纳粹上台就是典型的例子。希特勒刚上台时,德国经济几乎陷于停顿状态,失业人数高达600万甚至更多,通货膨胀达到四十多亿马克兑换一个美元。构成这种灾难性现实的背景有两个。一是一战后作为战败国受到的严厉惩罚,二是席卷西方的30年代大萧条。无疑,一个能够结束这
灾难的力量,就是人们的救星。
但这样说,并不能解释极权主义为什么是一个现代现象。因为我们知道,灾难,甚至更一般意义上的苦难,都是贯穿于整个人类的历史的。那么,为什么那时候没有形成如此强有力的极权主义?这里需要注意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沟通了天国与地气的现代乌托邦对社会情绪的系统整理。从极权主义形成的历史来看,通过意识形态对困惑、孤独、怨恨、欲望、失落、恐惧、无力感等社会情绪进行系统整理,并以跳过人性的办法形成乌托邦式的解决方案,是极权主义的诱惑和能量形成的重要因素。当然,另一个原因是现代的组织技术、信息技术等为极权主义提供了客观的条件,这个问题将另文探讨。
极权主义最容易发生在苦难深重的地方。因此,对于苦难的整理总会给社会运动以巨大的动力。希特勒在一场著名的演讲中说,“那场战争结束之后,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就没有了!那些战胜者们骑在我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他们随意践踏我们的尊严,一个欧洲大陆上最高贵的民族的尊严!你们告诉我,你们是选择像本杰明·马丁一样去做一个自由的斗士,还是一个奴隶?!”无论在个人的还是在社会的层面上,唤醒苦难的记忆,激发摆脱苦难的激情,都是最有鼓动力的。我们还记得,在文化大革命中,忆苦思甜,也成为社会动员的重要工具。这里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将散射的自然状态的苦难转变成可以将社会动员起来的系统的苦难,这里需要的就是意识形态的框架。比如,如何将婆婆对媳妇的虐待引申到社会的框架之中。
苦难的诉说有两个指向,一是奔向消除苦难的理想主义目标,二是制造出有利于内部整合的敌人。而制造敌人依赖的就是从苦难向怨恨的很容易完成的转化。许多西方哲学家都从学理的角度对怨恨进行过探讨,甚至认为怨恨是现代性的重要因素。尼采断言,怨恨牵制着整个欧洲的现代性的颓废与虚无。舍勒则认为怨恨与现代性同构。然而,怨恨只有到了极权主义这里才发挥了其最大的潜力。因为极权主义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需要不断地制造敌人。制造敌人的意义,一是可以在社会中制造紧张状态,为那些似乎是不符合常规的统治措施提供依据;二可以在内部制造紧张感,从而强化内部的整合。
其实极权主义进行整理的社会情绪远远不止这些。转型期人们会特有的孤独、困惑、失落、恐惧、无力感等更是富有潜力的社会情绪。达伦多夫的研究表明,极权主义诱惑的对象,往往是那些停留在新旧之间的半道上的人,那些人既丢失了旧东西,而又找不到新东西。他们在事物的一种较为陈旧的结构中失去了自己的位置,却未能在新的秩序中找到另一个位置;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是一些毫无地位的和失去根基的阶层。早期纳粹党的很多领袖出身于在社会方面(而且有时也在民族方面)无家可归的家庭。达伦多夫指出,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人们很容易掉进要把这两种世界的最好部分结合在一起的虚假承诺的圈套中。如果考察一下极权主义的许诺,就可以看出,其具体内容往往都是针对这些情绪的。

极权主义杂谈之三:

极权主义诱惑的是我们每一个人

极权主义与专制主义的一个重要区别,是其拥有广泛而深厚的社会基础。这无疑是其力量的源泉。梁文道曾经提出一个问题:纳粹人怎么可能那么成功?他认为唯一的答案就是,其实当时那个第三帝国里面的人,尤其是少数德国人是真心拥戴他们的元首,真心相信纳粹的。
而最令人感叹的是,极权主义造就了这样的一种历史奇观:它的最狂热的拥护者,最后也成了它的最深重的受害者;甚至在其成了受害者之后仍然是它的狂热的拥护者。
那么谁是极权主义的社会基础?
极权主义的基础是什么?人们最熟悉的当然是阿伦特的观点。阿伦特认为,极权主义的基础就是无结构的群众。极权主义不仅得到群众空前的支持,而且这种支持有时甚至具有无私、超功利的特点,他们不但愿意牺牲自己,而且愿意牺牲家人和朋友。当然,从极权主义垮台是过程看,群众对其的抛弃也是迅速的。按照阿伦特的分析逻辑,以利益为号召的动员只能是理性的而有结构的群体,而极权主义动员的则是缺乏自我利益意识的群众。
阿伦特认为,“群众”是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发现被自己的同胞抛弃,被社会孤立,跟其生活世界疏离,丧失了一个共同的世界,漂泊无根,甚至成为现实社会中多余的人。正因为如此,他们希望跟某种永恒的、操纵万事万物的巨大势力结合成一体,因为惟有攀住这股力量,他们才能感觉安全妥当。他们甘心为任何赋予他们在世界上以地位和“存在理由”的运动或意识形态服务,以便获得起码的“尊严”。在投身极权主义运动的时候,群众感到自己成了“主人”,自己的价值得到了承认。所以阿伦特说,群众所迫切需要的事,乃是意识形态提供给他们的最具抽象形式的胜利与成就之结局。
但社会学家达伦多夫不同意这样的分析。他认为,早期美国有着原子化的特征,但美国既不是法西斯主义的,也不是共产主义的,而且任何时候都未因为受到诱惑想成为这两种主义的国家。而革命前的俄国显然也不是原子化的。达伦多夫认为,极权主义不会诱惑这类群众,而是诱惑那些停留在新旧之间的半道上的人,那些人既丢失了旧东西,而又找不到新东西,而且也许基于这个原因,掉进了要把这两种世界的最好部分结合在一起的虚假承诺的圈套中。极权主义的混合成分是不完善的现代精神、知识分子的背叛和一个领袖的蛊惑人心的花言巧语。
达伦多夫继续分析道,成为极权主义基础的是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在一种较为陈旧的结构中失去了自己的位置,却未能在新的秩序中找到另一个位置;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是一些毫无地位的和失去根基的阶层。之所以有诱惑,是因为人们在不确定的经济前景中,希望摆脱一种不完善的资产阶级社会的弊端。早期纳粹党的很多领袖就出身于无家可归的家庭。他们的追随者来自某些特定的下层群体,它们“从未为社会所整合”,后来也来自一些小的独立职业者和小商人,这些人都为有组织的资本也同样为有组织的工人深感不安。同时,也包括这样的一些职员,他们在他们的要求和他们的地位之间被拉来拉去,摇摆不定。
而哈耶克和波普尔等人的分析,则揭示了极权主义更深层的基础。哈耶克指出,毫无疑问,不但在德国和其它地方为极权主义作准备的那些思想,而且极权主义本身的许多原则都已成为在很多其它国家里产生日益增长的吸引力的那种东西。日益崇拜国家,倾慕权力,好大喜功,热衷于使任何事情都“组织化”(我们现在把它叫作“计划”)和“不能让任何事情听命于有机发展的简单力量”这样的思维和逻辑,在很多社会中盛行。这是产生极权主义的深厚基础。对此,哈耶克甚至用了“我们中间的极权主义者”这样提法,用意在于提醒人们,极权主义就在我们的心中,就在一个正常社会里无数人的思维中。
有一位网友这样写道:有一次,我看到身边农村穷苦的人们,生了很多孩子,我心里就骂:你们养不活这些孩子,不能给这些孩子好的生活,为什么还要生他们?你们不应该生!那时候我在读大学,是个理想主义者。过后我就反思: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有权力,是不是就要阻止他们生孩子?我凭什么剥夺穷人生孩子的权利、剥夺穷人的天伦之乐?这个事件对我影响重大。我就是波尔布特。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波尔布特。当我看到BBC关于红色高棉的纪录片,一对中国北京情侣不远万里,历尽艰辛,投奔柬埔寨,脸上洋溢着理想与希望的光辉时,再看到那些累累白骨,从心底里我就开始试图原谅他了。其实,与其说作者在原谅极权主义的追随者,不如说是在检讨自己身上的极权主义因素。
更令人惊异的是极权主义受害者对极权主义死心塌地的拥护,以至于人们不得不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个概念移用到他们身上。
1973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发生了一起银行抢劫案,一名劫匪在持枪抢劫银行时中了警方的埋伏,随即劫持了一男三女,将他们扣压在保管库内。匪徒提出的条件是,释放在押的同伙,保证他们安全出境,否则将人质一个个处死。经过六天的包围,警方设法钻通了保管库,用催泪瓦斯将人质和劫匪驱赶出来,狙击手同时作好了危急情况下击毙劫匪的准备。然而,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大出人们的意料,离开保管库后,三名人质反而将劫持者围了起来,保护他不受警方的伤害,并拒绝提供不利于他的证词。一个女人还说她爱上了劫持者,等他获释后就嫁给他。这时候全世界都傻了,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这个病名就产生了,叫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很难进行充分解释的现象。其中依赖与认同是最基本的因素。具体说,第一,对象是能掌握你生死命运的。第二,他身上有让你能产生认同或吸引你的东西。第三,他对你有某种意义上的恩惠,特别是在可以处死你的时候没有处死你。第四,他能够控制你得到的信息。第五,现实的情境或他构建出的情境能让你觉得你们是在同生死共安危。有人将其总结为下列的心理过程:被害的弱势者在长期受到侵害他们的强势者支配之下,最后终于放弃了反抗,转而认同强势者以期获得安全感的一种心理转变。受害者尽最大的努力不去激怒或挑衅加害者;而受害者这样做的时候,也渐渐失去自我意识,直到完全接受加害者的观点。假如受害者现在用加害者的眼光来看世界,他们就不再渴望自由,结果是当救援到来时,受害人可能会抗拒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