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铁链女 加州华人中领馆前谴责中共暴政

【大纪元2022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徐曼沅洛杉矶报导)周日(2月20日)下午3点,数十名海外华人赴洛城中领馆声援徐州“铁链女”,强烈谴责中共因计划生育政策,造成大陆无数人权灾难;周六,亦有数十名华裔民众于好莱坞星光大道声援“铁链女”,此事件已在海外造成广泛影响,引发国际社会关注。

2022年2月20日,海外华人连署签名信。(徐曼沅/大纪元)

海外华人在致中共驻洛杉矶总领事张平的连署信中,要求中共政府解决中国拐卖儿童泛滥的情况。因当日中领馆未对外开放营运,亦无员工出面回应;最后主办方将连署签名信放在中领馆大门前。
https://www.youmaker.com/embed/3a965d08-4624-4ffd-aaf6-446b98fb9729?r=16×9&d=133

姚诚:计划生育政策是拐卖原凶

2007年至2016年间一直在大陆协助寻找失踪孩童的姚诚表示,“铁链女”事件已在中国内部引起高度舆情关注,包括体制内的人都开始行动,所以海外华人更责无旁贷,应站出来声援。活动除声援国内的“铁链女”们,也希望让海外华人、西方民众了解,中共“计划生育”政策制造了多么严重后果。

2022年2月20日,前中共军官、在大陆协助寻找失踪孩童近十年的姚诚认为,拐卖儿童问题的根源是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元凶是中共体制。(徐曼沅/大纪元)

姚诚说:“中国拐卖妇女、儿童情况如此猖獗,背后真正的原因就是计划生育,就是中共的基本国策。”据他估计,中国有四到五亿的婴孩因“一胎化”政策胎死腹中,放眼全世界上,从没有这么严重的人道灾难。

目前中共当局虽在彻查“铁链女”事件,但姚诚认为这仅是官方“维稳”措施,没想解决问题。他说:“中共是在清算,它还是会秋后算账,可能会对声援的人士进行镇压。中共从不解决问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活动负责人疑遭中共威胁仍负伤出席

活动负责人界立建负伤出席,他上周五遭陌生车辆追撞,这是他本月第2次被不明人士攻击;两次意外,都发生在界立建举办抗议中共活动前夕。此次肇事逃逸者离去前还对界立建说:“卖国贼,拜拜。”

2022年2月20日,南加民运人士界立建负伤出席声援徐州“铁链女”。(徐曼沅/大纪元)

界立建怀疑两次攻击都是中共海外势力为阻止他举办活动所为,警方与相关单位已介入调查中。他说:“这是中共卑鄙的手段,在美东也有很多民运人士遭到这类攻击。”但界立建并未因此退却,仍会继续举办抗议活动。

界立建认为,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中共体制的受害者,他说:“假如你的心脏还在跳动、血在流淌,请站出来为中国女性发声,为所有受压迫国人发声,用行动保护我们的亲友,不要让他们成为遭中共用狗链捆绑的下一个受害者。”

香港妈妈诘问:为何中国人要受难?

来自香港的李女士表示,中共声称已是一个强国,人民生活在幸福的国家,但却出现“铁链女”这般惨绝人寰的事情,她说:“这是整个村,附近所有的村,还有整个政权的包庇。”受害者不只是女性,还有儿童。身为一个母亲,李女士非常感慨,她诘问:“为什么中国人要承受这样的苦难?”

李女士呼吁大众认清中共的丑恶,她说:“不要再睡觉了,要醒觉了。香港人已走出第一步,中国人要自己努力。”

海外中国移民:真相不出 民众不散

前中共福建基地的海军少校朱毅表示,大陆爆发徐州“铁链女”案,他既震惊于21世纪还有这种人间惨剧,但又不惊讶于这惨剧发生在中国;因为在中共领导的腐朽、专制体制下,国内还有更多、更悲惨的事件。此事件真相不出,民众不会就此作罢,人们不会解散。

2022年2月20日,前中共福建基地的海军少校朱毅赴洛城中领馆声援徐州八孩母亲“铁链女”。(徐曼沅/大纪元)

两名前往丰县的勇敢女子“人被抓了,微信也封了”

徐州丰县八孩母亲的境遇受到广泛关注后,2月4日,两位女性网友 @我能抱起120斤和 @小梦姐姐小拳拳 前往徐州丰县为受害者发声,最终两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而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微信账号亦遭到封禁。

两位女性网友曾尝试在丰县第二人民医院探望杨某侠,并两次送出了鲜花,其中一捧鲜花上的字条写着“姐姐:世界没有抛弃你,姐妺们来了。”最终未能如愿见到杨某侠,反被当地派出所刑拘失联。(自2.11日起失联)

file
filev

2月8日,其中一名女性网友 @小梦姐姐小拳拳 还发现,两人送出的鲜花出现在了央视节目《江苏徐州公布“丰县生育八孩女子”调查进展:杨某侠身份已经公安部门调查认定》的画面中,这代表杨某侠的确在两人探访的第二人民医院中,而医院也的确转交了鲜花。

file

2月13日,网民 @再次说理的李四 再度强调了这一情况,并感概“花进了央视视频新闻,人进了派出所,这世界就是这么魔幻。”

file

2月14日,在两人失联超过72小时之后,网民 @五至七时的克莱奥Agnes 、@再次说理的李四 确认当事人家属已收到纸质版《刑事拘留通知书》,对外求助,希望得到刑事诉讼律师的帮助。

@五至七时的克莱奥Agnes:时间线和信息源汇总:当事人失联72小时、当事人家属已收到纸质版《刑事拘留通知书》、急寻刑事诉讼律师,女性律师为佳!

filev

@再次说理的李四:姐妹们,绿师们,私我!我们收到了刑事拘留通知书,需要寻找能前往丰县的刑事律师!<夹总@来去之间 给条活路>

2月15日,与被捕的两名女子(@我能抱起120斤和 @小梦姐姐小拳拳)互加微信好友互有联络的 网民 @到哪儿说理的李四 发现,两人的个人微信账号遭到封禁,理由是存在“骚扰/恶意营销/欺诈等违规行为”。账号封禁也导致这位爆料网民与当事者之间的聊天内容完全丢失。

filev

关注丰县:在歌舞升平的春节,记住一个女性的受难

cdtimg

2022年2月1日,有女权社群的伙伴举办了“徐州生育八孩女子”相关事件的在线讨论会。尽管是大年初一,还是有50多人同时在线参与。而截止目前,相关话题已经在微博上获得近三千万阅读量。

为什么大家会对这一事件保持如此长久、热切的关注?我们希望自己的关注可以带来怎样的改变?

借用一位参与者的发言,我们聚集在一起,是为了“把一个女性的受难的日子过成自己的纪念日”。记住在2022年春节的时候,有位女性经历了什么。即使在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之后,也不要忘记她的存在,持续地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在公共空间发出属于女性的声音。这是我们在女权社群中能够为彼此做的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也是作为关心社会的公民所应尽的义务。

(以下为讨论会上的部分发言,由回声经授权整理发布)

0、事件背景

2022年1月,网传“徐州丰县生育八孩母亲”的视频引起热议。视频中该女子患有精神障碍,身穿单衣被铁链锁在家中,生活环境恶劣。女子的“丈夫”和孩子也在视频中出现。网友质疑存在拐卖和虐待等违法行为。

事件发酵后,丰县县委在1月28日发布情况说明,称当事女子杨某侠已与视频中的男子董某民“领证结婚”,“不存在拐卖行为”,被锁住是因为患有精神疾病“经常无故殴打孩子和老人”,表示“已对其进行救治,并对其家庭开展进一步救助,确保过上温暖的春节。

1月30日,丰县调查组再次发布调查通报,称杨某侠是在1998年流浪时被现在的家庭收留,至今未查找到身份信息,名字也是由董某民所取,目前杨某侠已在医院接受治疗。并称将“对相关情况深入调查” “涉嫌犯罪的将依法处理。

通报全文:关于网民反映“生育八孩女子”情况的调查通报。

1、通告发布后,仍要追问政府责任

丰县的两份通报,给公众的信息都不够明确,更像是为了平息舆论发布的。我们看完通告后还是不知道里面说的“失职、渎职人员”具体是谁、属于哪个部门,“依法依规处理”具体指什么,也不知道当事女性杨某侠当下具体状况如何,她和她孩子的未来有没有人负责、将由哪个部门来负责。

根据通报,杨某侠流浪被“收留”的时间是1998年,当时民政和公安部门有对于流浪人员的收容遣送责任,2003年,《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国务院又发布了《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1], 明确了民政部门的救助和监管职责。

因此我们需要追问民政和公安部门的责任:为什么民政部门会让一位没有身份信息、不完全具备民事行为能力、名字都是由别人来取的女性和“捡”到她的人结婚?为什么认为这样的“收留”行为是合法的?如果证明不存在拐卖,是否 存在强奸、囚禁等行为?政府通报中也提到计生部门的举措,但显然计生部门也未对杨某侠处境有进一步关注。

这个事件中也能看出官方的认知和大众的认知存在断层。事情刚被曝光的时候,网民就有很多的讨论,但官方没有第一时间介入。后来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其中可能存在的拐卖、虐待、 性侵,包括精神病患者是否可以结婚生育等等 问题,官方才发布迟到且前后矛盾的通报。似乎官方对于自己的失职,包括其可能引起的一系列反应没有任何预判,觉得强调“已领证结婚”“没有拐卖”就完成了对公众的交代。其中也体现相关单位对妇女人权的无知和漠视。

其他涉及的相关部门包括妇联。妇联因为没有执法权、行政权和约束力,在政府系统中是比较“无力”的组织。但我们仍然可以要求它有所作为,因为它毕竟是体制内的部门,拥有一定资源,且相对于其他部门是妇女权益的专家。 妇联的人员自上而下在系统的每一个级别都有席位,例如在政府资源的分配难以到达村一级的情况下,村一级的妇女主任应该及时发现问题,并和妇联对话寻求支持。我们需要通过关注和问责,推动这个系统能真正有效地运转起来。

2、“帮扶”“救助”下,被牺牲的女性个体

通报中提到,有关部门自2014年起为董某民家庭落实低保和医保,每年发放补助金,另有“社会爱心人士”多次捐款捐物。但这些救助和帮扶并没有改善杨某侠的处境,她依然穿着单薄的衣服,被铁链锁在冢里。网传的视频里,董某民穿的一件羽绒服被网友发现是女款,很可能原本就是别人捐给杨某侠的,但最后这件衣服没有送到她手上。

男性“家主”掌握救助资源,改善女性处境的 “善款”没有用于女性,这在扶贫、救助工作中是常见的问题。一方面是相关组织、机构应该看到家庭中存在的权力关系,关注救助金和物资的实际分配和使用。另一方面,对于参与捐助的个人或民间机构来说,要深度介入一个家庭,改变其中的家庭结构,乃至对可能存在的违法犯罪行为采取干预措施,很多时候可能没有相应的权力。这些是政府应尽的职责。是公职人员的默许和纵容,导致当事女性始终没能脱离悲惨的境遇。

面对由政府主导的、以家庭为单位的帮扶行动,我们还需要提出一个问题:这些行动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家庭中每个个体的权益,还是仅仅为了维持稳定?如果是后者,就解释了为什么女性在家庭中受到剥削、压迫的情形非但没有被阻止,反而受到默许和包庇,因为正是女性的受害维系了家庭的稳定。我们需要指出这一点,并把被“家庭”这一概念所遮蔽的女性权利问题拉回到公共讨论之中。

3、媒体缺席:真相缺失和舆论混战

和几天前相比,事件在网络上的热度正在渐渐消退。除了官方安抚性通告的影响,也因为缺乏媒体的调查报道,以及各平台采取的删帖等舆论封锁行为。媒体的缺席导致网络讨论很容易发散,难以产生深度、持续的讨论,也带来 社交媒体上大量猜测和爆料的传播,如有自称当地人的网友称当事女性实为被拐卖,后遭受性侵和监禁才导致精神失常。但大部分信息难以获得进一步证实。

事件发酵后,最早发布相关视频的博主删掉了自己发的内容,理由是“希望大家关心这个家庭,但不希望孩子的父亲被抓。”也有很多反对追责的声音表示:“爸爸被抓了,妈妈有精神问题,孩子怎么办。”“不能让孩子在没有爸爸妈妈的情况下过年。”

在既往的其他女性以婚姻的名义遭受拐卖、家暴或囚禁的事件里,也存在类似的舆论现象。 甚至媒体也可能扮演站在“家庭和睦”的角度引导舆论的角色,如呈现精神病女性囚禁在家的事件时,将作为施暴者的丈夫塑造为无奈又憨 厚老实的形象,或将为逃离暴力离家出走的女性塑造为抛弃孩子的狠心母亲。媒体缺乏专业性的呈现和未能履行监督责任,代表了另一种形式的缺席。

把照顾孩子的希望全部寄于父母,以至于在存在明显的暴力和犯罪行为的情形下,也要以孩子的名义维系家庭完整,背后体现的是公众并不明确或并不相信相关责任方会承担“托底”的照护和安置责任。但还是要看到相关部门的责任,并督促其履职,而不是以婚姻作为社会 障体系缺失、有关部门渎职的遮羞布。

4、女性恐惧的背后,是对安全的普遍焦虑

很多女性看到新闻后感受到的是一种“击破底线式的恐惧”。因为它呈现的画面令人震惊,且打破了女性可以通过自强逃离暴力、独善其身的幻想。不仅仅是唤起大家对拐卖妇女、家暴等问题的关注,这件事上也投射了女性对于公共安全的恐惧:不管我们生活在哪里、有着怎样的社会身份,是否都可能遭遇拐卖然后落到此等境地,只因为我们是女性?因此很多人对官方通报也抱有强烈的不信任,更愿意相信这是 一个“女性被拐卖轮奸后被逼疯”的故事。

类似“农村精神障碍妇女被锁家中”的事件不是第一次被曝光,但丰县事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范围关注,背后是网络上公众尤其是女性的性别意识提升,以及对女性权益及女性安全的公共讨论的增强。但另一方面,如果只有“无差别的恐惧”才能引起广泛讨论,或许也侧面说明大众对于家暴、性暴力等具体的性别暴力议题关注度还有待提升。

我们可以对自己的恐惧有更多的确认。既看到背后女性普遍的处境,也看到具体的当事女性面对的问题一一如女性被拐卖、囚禁导致精神失常,和精障女性以接受家庭照顾的名义被合法囚禁,是不同层面的女性权利问题,分别需 要追问女性的公共安全保障和对精障女性的公共救济,讨论拐卖问题时也需要看到精障女性更容易成为被贩卖的对象[2] ;再如着到农村 较贫困和缺乏支持系统地区女性面临的更多困境。在此基础上进行有针对性的表达和关注。

我们也不能止步于恐惧,而需要更多地思考作为个人可以有哪些具体的行动。

5、精障女性权益:要存活也要有尊严

官方通报和部分网络舆论都体现了对患有精神障碍、尤其是智力障碍的女性的一种简单粗暴的“安置”思路,即只要获得最基本的收容,没有被饿死,即使遭受了显而易见的囚禁和暴力,也是可以被忽视的。这种思路不仅用于安置被以娶妻的名义“收留”的精障女性,也经常出现在遭拐卖后精神失常的女性的安置问题上,使她们因为无法获得长期照顾,不得不留在施暴者和犯罪者身边。

同时这也和精神病患者,尤其是女性的患者在中国的整体处境相关。对于精神病人的公共救济普遍缺失,家庭能为精障女性打算的最好出路往往是结婚生子,寄望于伴侣和孩子的照顾,而不管她有没有自主选择是否婚育的能力。城市地区尚且如此,在资源较匮乏的地区,遭受遗弃、贩卖、虐待,被当作生育工具,可能是精障女性普遍的处境。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当地部门很可能会认为男性和智力障碍的女性结婚是“一箭双雕”:既解决了流浪人口的问题,也解决了光棍的问题。 因此我们的发声也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让它们意识到这不是维稳和解决民生问题的“捷 径”,公众对这种默许和包庇违法犯罪的行为是不会接受的。

这个话题继续延伸,我们也可以看到精障人士的性同意问题还未获得充分关注。参考台湾关于性侵的立法讨论,其中提出:关于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具有表达性同意的能力,不能仅以年龄和智力水平来划分,因为任何年龄段的人都可能缺乏性知识和性同意知识。应该引入一条新的标准,即对这些知识的了解程度,以此来做具体的判断。由此可见,“难以判断本人意愿”或“缺乏行为能力”不应成为忽视精障女性权益和代为决定的借口。

国务院灾害调查组|郑州因洪灾死亡失踪380人,其中瞒报139人

中国国务院灾害调查组发布了《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报告认定截至去年9月30日,郑州市因灾死亡失踪380人,其中在不同阶段瞒报139人。

file

原标题:《应急管理部|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公布》

经调查认定,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是一场因极端暴雨导致严重城市内涝、河流洪水、山洪滑坡等多灾并发,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特别重大自然灾害;郑州市委市政府及有关区县(市)、部门和单位风险意识不强,对这场特大灾害认识准备不足、防范组织不力、应急处置不当,存在失职渎职行为。总体是“天灾”,具体有“人祸”,特别是发生了地铁、隧道等本不应该发生的伤亡事件。郑州市及有关区县(市)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对此负有领导责任,其他有关负责人和相关部门、单位有关负责人负有领导责任或直接责任。

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郑州市因灾死亡失踪380人,其中在不同阶段瞒报139人:郑州市本级瞒报75人、县级瞒报49人、乡镇(街道)瞒报15人。一是未按规定统计上报。按照突发事件应对法和自然灾害救助条例、防汛条例等有关规定,灾情稳定前应当每日逐级上报自然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等情况,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虚报、瞒报、伪造、篡改。7月25日至28日,郑州市连续4天未通过报灾系统上报因灾死亡失踪人数,截至7月29日仅上报97人。直到中央领导同志多次要求,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7月29日、8月1日两次发出紧急通知后才统计上报,7月30日上报322人、8月1日上报339人。

二是刻意阻碍上报因灾死亡失踪人员信息。郑州市对因灾死亡失踪人数统计上报态度消极,不仅没有主动部署排查、要求及时上报,反而违规要求先核实人员身份等情况再上报,以多种借口阻碍信息报送工作。三是对已经掌握的信息隐瞒不报。7月25日至29日郑州市县两级共瞒报116人;8月18日至19日中央领导同志考察河南期间,郑州市已掌握新增因灾死亡12人,但仍不如实报告;8月20日调查组进驻后,因灾死亡失踪人数比8月2日公布数增加41人,其中23人属于瞒报。

filev

胡锡进微博截图

报告全文点此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民评论:

西北番茄君:恶意瞒报。

疯疯瀚的光:这不是简简单单是数字,而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背后更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和无数渴望的眼神!

雨文牙隹广土:请当地的人去问候当初洗地的蛆头们,这么多人命。

我是那少年:夏有善意瞒报,冬有恶意返乡。

无罪辩护小律师:这才是最大的恶意。

爪向东:当时我妈问我地铁人都满了,报的数字会不会是虚假的。我还给她说,不可能,不至于瞒报,谁家里有人丧命,却没有出现在名单里肯定会闹。现在看来不在其中过于相信当地政府了。

紫花不可:这是要西安郑州轮番上热搜么?

happy沐云:瞒报可以,质疑不行。

追风筝少年sj:当时可是被好多人说50万。

徘徊也疯狂:谨防拜登打瞒报牌,严防拜登打失联牌。

为君真难:草菅人命,狗胆包天。

苏雨农:这个问题太严重了。还记得地铁站前的鲜花吗?

安安冰可乐:真是无语!因为说政府有责任,被好些杠精攻击,我家人就在郑州,巴不得那些失职部门被追责做反思!以后才能更好!!!!身边人也是这样,结果互联网又是另一种氛围!

废材殿下:当时地铁事故死了那么多人,还有人在洗说地方政府没责任,可笑。

MeMeTaiWan:老胡与一众粉蛆:郑州水灾不可能瞒报。因果律武器来了,看来老胡也是CIA的人。

leilei_uu:不是很懂中共的操作,鄭州當時不是對死亡人數蓋棺定論了嗎,怎麼又開棺驗屍?

yf16237:地方要自保必定瞞報,領導失勢的時候就翻案,新人上場,如此反覆,一切都是按當時政治環境的需要。

libertythe1st:他加上139个我也不信,塔西佗陷阱了属于是。

big_ear_cat:郑州的死亡数字经过快半年的调查才出来,但是还是没有说瞒报的地方具体在哪里。

在墙内,敢讲真话的人永远被打压

12月14日,上海震旦职业学院一宋姓女教师在课堂上就“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提出缺乏史料支撑的质疑遭到学生举报。随即中国官方媒体也对其展开围剿,如人民日报指责“枉为人师,忘却苦难”,共青团中央批评“铁证如山,不容置疑”,许多群情激愤的爱国网民斥责宋老师为“汉奸”、“卖国贼”。12月16日,校方以造成严重社会不良影响为由火速将宋老师开除。

file

12月17日,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宋老师被举报视频的完整版流出,有网民发现,之前的举报视频经过了“掐头去尾”、“移花接木”,刻意截取了对举报者有利的片段,并没有还原宋老师的讲话原意,存在恶意举报的嫌疑。同时,数篇谈论“恶意举报”的文章在墙内遭到删除,无力改变官方与民间的总定调。

12月20日,有消息传出,湖南湘西永顺县的一名女教师李田田因在微博声援被开除的宋老师,遭到当地教育局和派出所的警告、威胁,甚至上门将李田田强行带往医院接受“精神病治疗”。目前,许多网民在为李田田的人身自由发起呼吁。

相关阅读:【重温】乡村教师李田田: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

img
img

当中国数字时代将“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宋老师被举报视频完整版”上传至YouTube之后,几天内已有大量网民发表评论,批评与同情者皆有,目前评论数达到528条:

摘自YouTube评论区网民评论:

_ Voon:你这话私底下说,你可以去辩论。但你是一个老师,20w人和30w人的差别大吗?每个人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你更愿意去相信一个死亡人数下限?

缉英犬灭港独:南京遇难者数字是经过远东国际法厅审判的,不容置疑!

Suji Zhu:这个老师看起来很理性,但是个人觉得包藏祸心。中国当时根本就不是一个现代化国家,也很少有现代化的公民,其实在西方看来就是一部分上层精英加上大批的未开化人而已,文盲比率极高。当时的户籍制度也没法统计死了多少人,即便如此国民党把很多非常不严谨的资料都带到了台湾,后来的共产党更加难以说清楚死了多少人,但是当时的估计是30万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Ramao He:她是怎么混进教室队伍的,自己就没头脑,你有没有查证过30万怎么来的,在讲台上大放厥词,到底是谁不严谨?这人需要再教育!

Jen Jen:为什么会有南京大屠杀!人数的精确性重要吗!记住日本的侵华战争才能不会让历史重演!

Grace Liang:老师大部分都不是错的,但是说没有证据就不对了。好多记录片,照片,幸存者,外国人口述目睹日记等。其实原来南京有多少人,后来剩下多少人,应该也有个大概估计数字。没有数字证明不是30万,那也没有证据说不是30万。

Jay Liu:只能说她的学生对新闻的嗅觉比她灵敏。

wang chi:这老师被开除不冤,不是立场问题,是知识水平问题。

Monica Hu:这个老师的意思是,政府应该承担起身份统计为先人正名的责任吧,同时列举犹太人类似的遭遇进行对比。第一句不就是说了日军的反人类行为。搞不懂为什么极端的上纲上线,情绪化胡乱解读别人的意思。

——————————

Alex Zhang:这个老师的发言总体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引起轰动?南京大屠杀这个事确实不严谨,不要误会,南京大屠杀肯定是存在的,多方证据已经支持,确实存在,哪怕只死了一个人,我们都得要日本负责,何况30万人,但这种事得讲究实事求是,遇难人数是多少人就是多少人,不是你随便说一个数字就行,你不要说没有条件整理什么的,不要提没用的,没有对比就没伤害,以色列从建国到80年代,打了5次中东战争,几次差点亡国,人家的国际形势比你严峻的多,就这种条件下,都能整理出300万人的遇难名单,你是比犹太人少个脑袋还是咋的?我不会觉得我们比犹太人差,这种事就是个态度问题,不是能力的事。所以视频里这女教师说犹太人整理了所有遇难者的名字,这点也是不对的,公认的遇难数字是600多万犹太人,以色列整理出了有名有姓的300多万人,存放在博物馆里,如果我们也有个相对详细的遇难者名单,我们还会这样底气不足吗?

GF88:学术探讨的课堂,新闻专业的课程,这种都能够被举报…… 老师又没有上公开课 又没有公开发表这种言论,在和学生研究启发学生去做研究,这种都能够被追责?那还要什么大学,高中毕业就入党得了。

K D:揭发老师,这种文化大革命中的恶习,死灰复燃了。厉害了。

kary sun:“举报上去拿50万”有这种举报思想的人,难道不是更可怕?底下那些揪出老师有不当错误的那些留言,不觉得这举报者更可怕吗?其心可诛。

Thomas Yang:曲解人家老师的原意,老师说死的到底是谁,有没有名有没有姓,数据支持在哪里?哪里有错呢?

wero zeir:确实是在讨论学术问题,可是谈论到了很敏感的话题,没办法,这种话题突然有质疑声,肯定是要下台的。

Lesley White:这老师讲的不是没道理,这就算严重教学事故了真是惨绝人寰。

Alex6。 布因为有繁华 mAQnhha fei:现代版的红小兵,断章取义来盖观定论,学习的年龄却对屠杀数据来源有着”很成熟的而且不能讨论的”政治判断,宋庚一老师的开除不是王道下的民主,是霸道的民粹!

MeiDong He:殺幾千萬中國人的那位反人類的鼻祖怎麼還供奉在紀念堂里。不但從不紀念死掉的幾千萬人,還裝作從未發生過。強烈的反差,都是反人類的罪行。所謂落後就要挨打就是意識形態長期洗腦之下的極其扭曲的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的認知,社會公民意識?現在在中國大陸誰是公民,誰又有公民意識。被自己人暴揍自己人殺了幾千萬自己人又算甚麼,不算挨打,有紀念過嗎,有提過哪怕一次嗎。講侵略,誰都比不上俄國,不管你強不強,俄國照侵略你,殺了多少中國人,佔領了多少土地,敢讓你知道那個數字嗎。民族劣根性,共慘指哪恨哪,共慘不敢讓你知道的你連問都不敢問,如此愚民社會,任何政黨都永遠不會想放棄統治,因為人民蠢得無可救藥。

Lain Cheung:这事一出已经可以预想到若干年后中国的教育、科技、人才方面又得全靠去偷别人的技术了……毕竟他们已经是一滩死水,还期待他们能有什么大的进步呢!

瑞 willie:一個老師一生教學,只要其中一段講話讓共產黨不滿意這個老師就毀了,太可怕的中國政府了!最可怕的是還有中國人叫好,這是什麼國家阿。

Joenix L:很多人都在说:数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我说你们都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我换一种思路:如果说,现在基本事实已经认定,然后需要商定赔偿金额,你们还觉得数字不重要么?这波节奏,还有多少人思路清醒?数字相当重要!

Arthur Menex:在墙内,敢讲真话的人永远被打压,墙内人只关心她说得第一句,却永远不会思考后面的话,然而事实是,后面的话才是我们今天最应该关注的。

白色兔兔:請問這裡是文革2.0的登入畫面嗎?

————

realcaixia:请大家帮忙转发,仅仅只是说几句话,李田田老师就遭此劫难!谁人无母亲?谁人不为人子?把身为孕妇的李田田老师强制关进精神病院,她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被极权专政迫害摧残,这样的事令人发指!

caolaoshi89:在当地人眼中,李田田肯定是神经病无疑,并且是绝大多数人的看法。所以,一个正义人士,在如今当下这种环境中,要么屈服而被同化,与他们一起说谎做恶,要么被当成神经病关进疯人院,正义在这里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没有生存的丁点之地。

cqichu:为什么近些年,站在前面的都是女流之辈啊。方方、梁燕萍、张抗抗、张展、李田田……想起卢森堡的一句话:如果街上有最后一个革命者,这个人一定是女性。

xltnc:气愤的说不出话来,因为言论的原因可以被嫖娼,被强制精神病,这么一个善良普通的女老师,她没有彭帅的知名度,没有名人来保护她与她视频通话,就可以不投鼠忌器,遭受到这样的折磨,看的心里太难受了

fangshimin:新时代文字狱:听完湘西教师李田田的未婚夫王先生(法医专业,李有4个月身孕,两人正准备领证)接受采访的电话录音,总结如下:王先被警察带走问话、暗示他强奸精神病人,期间当地教育局在李的姑父(教育局官员)参与下把李送去精神病院,只允许李的母亲去探望。王和李的母亲都不认为李的精神有问题。

PLA94fool:中国当然有言论自由,只不过是一次性而已。

【网络民议】被关在笼子久了,看见鸟能飞都觉得是件令人震惊的事

法国驻华大使馆于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当天,在微博发布了一篇声明,题目为《欧洲联盟驻华代表团关于国际人权日的声明》。全文如下:

img

微博截图

欧洲联盟驻华代表团关于国际人权日的声明
北京, 10/12/2021

欧洲联盟以人权的普世性、相互依存性和不可剥夺性为指导,人权是所有人类、所有文化无论何时何地都固有的权利。正如《世界人权宣言》所载的,思想、良心、宗教的自由权,言论自由、和平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权,都是不可剥夺和普世的权利。无论在世界何处或者什么文化中,这些权利是不可分割的。

近几年,中国在减贫、改善医疗、教育等其他为其公民的社会改善方面做出了显著努力。不过,与此同时,公民和政治权利并未受到保障,而且在某些案例中这些权利受到有意的、系统性侵犯。

根据估计,在中国的死刑判决和处决数量远远超过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并且也适用于非暴力犯罪案件。欧盟呼吁中国在适用和判处死刑方面提高透明度,并进一步减少刑事犯罪的死刑罪名。欧盟重申死刑是一种无效的、不必要的和不可撤销的惩罚,并敦促中国暂停执行死刑和最终废除这种不人道的做法。欧盟还注意到有告称在中国持续出现摘取器官行为,而往往发生在属于种族、语言或宗教少数群体的被拘留者和其他处于弱势地位的人身上。强制性摘取器官是犯罪、不人道和不道德的做法,必须予以制止。

欧盟继续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状况表示严重关切,尤其对大规模的任意拘留、广泛监控和宗教或信仰自由的系统性限制,以及对基于证据的报告所指出有针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动、强制计划生育以及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欧盟再次呼吁中国履行其国家法律和国际法规定的义务,尊重和保护属于中国所有民族和宗教群体人的权利,包括在新疆、西藏和内蒙古。欧盟鼓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高级专员处理新疆人权情况,包括对情况进行独立、客观、公正和透明的评估。欧盟还继续呼吁独立和国际专家、外国记者和外交官能够有意的、不受限制的和不受监督的访问新疆、西藏和中国其他地方。

欧盟对人权捍卫者、律师和知识分子遭受任意拘留、不公平的审判和不公正的判决,表示严重关切。特别是:常玮平、陈建芳、陈云飞、程渊、丁家喜、高智晟、郭泉、黄琦、李翘楚、李昱函、刘飞跃、秦永敏、覃永沛、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iyip Tashpolat)、萨哈罗夫奖获得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王怡牧师、王藏、吴淦、吴葛健雄、许志永、余文生以及欧盟公民桂敏海等许多其他被不公正地定罪、被任意拘留或被强迫失踪的人。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上述人员以及其他良心犯。

欧盟敦促中国确保充分尊重法治、确保正当程序以及公正审判保障,并彻底调查任意拘留、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以及对人权捍卫者及其家属的骚扰等被报告的案例。被拘留者理应享有接触自己选择的律师、获得医疗援助和联系家属的权利。中国应该停止在指定地点进行监视居住(RSDL)的做法,该做法已被联合国特别程序谴责。中国也应该停止以获取强迫和公开的口供为目的,对被拘留者使用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在中国,通过对记者和媒体工作者进行审查、恐吓和监视的方式,言论自由和获取信息的自由越来越严重地被压制。中国记者或公民因勇敢、真实地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初期而失踪、被拘留或被骚扰的案例尤其值得关注。欧盟希望张展、黄雪琴(Sophia)、方斌等其他人士立即被释放。因为他们在本职工作中没有 “讲好中国故事”而如实进行报道,驻华外国记者和媒体工作者继续面临骚扰、恐吓、任意拘留、签证限制、监视等问题。欧洲联盟及其成员国强调言论自由和媒体自由对善政的关键作用。

欧盟坚信,性别平等、妇女权利和LGBTI人士的权利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在中国,虽然在性别平等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是基于性别的暴力仍然广泛存在。#MeToo行动被镇压,女性活动人士成为侵犯人权和虐待行为的受害者。欧盟呼吁中国坚守其消除性暴力和基于性别暴力的承诺。近期,网球选手彭帅的案例引起了国际社会(包括欧盟成员国在内)对中国妇女权利的关注。欧盟继续敦促中国当局对她的性侵犯指控进行全面、公正和透明的调查。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国家安全法》破坏中国曾承诺至少尊重到2047年的基本权利和自由。

人权、民主和法治是我们社会和共同认同的基石。虽然双方“存异”,欧盟及其成员国随时准备在中欧人权对话的框架下以及多边论坛上与中国接触,以促进按照国际人权义务尊重法治和人权。

此微博发出后,评论区迅速被大量“爱国人士”占领。他们使用了经典的官方宣传话术,指责法国自身也存在人权问题,因此无权评论中国。然而,该微博的转发区却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画风”。网友纷纷感慨,这篇声明竟然没有使用任何缩写和暗语。如此直白的中文表达,在今天言论审查高度严格的中国互联网上,已经很久没见到了。

以下评论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搜集自微博:

你绝对不得好死:现在的语言环境有多恐怖呢,就是我在互联网看到这些没有“加密”的大白话会目瞪口呆感到害怕。

愿言不获抱恨何如: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多“见不到”的汉字连在一起了。

Neticlar:哇…没有缩写,没有暗语,没有谐音字,没有文字转图片倒过来再画线防吞。

西岸辣妈娜娜子:一些可不敢乱讲的名字。

辣椒炒肉信徒:被关在笼子久了,看见鸟能飞都觉得是件令人震惊的事。

清蒸琵琶精:明天炸号今天也要转,原来还可以这么说话。

_永远拒绝_:赛博租界……

-九重风华-:不说内容,中文互联网上像这样直白的整段表达是如此稀缺,以至于看到的瞬间都不敢相信它的存在,瞬间把我从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拉回到现实世界,可能这就是文字真正的力量…

我好想改个又萌又霸气的微博名啊:真是好久没见到这么多的自由的简体字了。

楚清霊:《如何自由地使用简体中文》

_Setitonfire:看评论,爱国是爱国,和爱同胞基本已经是不相干的两件事。

朔间1:别的先不说,我就怀念一下这种阅读的快乐…

mskmsk____:大象好大

眉眼如初_融莲猾:提到的每个人名,都令人愤怒和心碎。

为了月亮出门一趟:记住提到的每一个名字。

祀炉还香 LanatusMelody:内容先不提,字是真震撼。

千层皮球:我像是第一天认得中文。

不是直球是变化球:看得好想哭。

擅长钓鱼bot2:感谢法国大使馆,这是我玩微博以来,看见的最直白的一篇微博,原来这些问题可以用中文表达出来,可以在微博表达出来,但是令人讽刺的是欧美大使馆首先在简中实现了言论自由,所以我们是不配拥有表达的权力吗?

长通粉:愿我们所有人都能使用中文自由表达。

猫猫不吃蒲公英花:这么流畅的表达很久不见了,不需要谐音,不需图形。

二阶堂穷妹:平时只能在小蓝鸟上看到的人名居然出现在了wb…

三鲨史塔克:畅通的中文阅读,我特地点来原文看了看时间。

_不娇_:以为我打开的不是微博,点开评论区一看确实还在微博。

箱子是个猫砂盆: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你身边。

古怪乌龙:自我阉割的太久,看到这篇竟说不出来话。

即兴404_: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读过这种没有缩写规范表达的文字了。

普通用户469891:希望这些真正有良知的国民记者能被释放。我不知道张展是否能活到被释放的那天。

Oozgur|新疆漫画:海瑟的噩梦

自从得知家乡所发生的一切,海瑟(化名)知道自己无法回中国了。此后,不得不流亡海外的海瑟总是反复做同一个噩梦…而自2016年至今,海瑟再也无法与家乡的双亲取得联系。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作者的话:

我不在乎你是谁,但是我会在乎你的感受与见证
我不寻找那种带有震撼效果的爆料。
我只希望得到最真实的个人故事以及感受。
在“新疆”还不能被影像真实纪录以前,我将会尽量用这样的方式去讲述,因为那片土地上每个人的故事都是这场悲剧的缩影,这场人道灾难中没有什么是微不足道。
如果你也曾在“新疆”生活过,如果你也见证过“新疆政策”带来的悲欢离合,如果你曾被“新疆政策”改变命运,并希望我通过漫画纪录的方式告诉大家。
无论你是哪个民族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我都欢迎你与我联系。

作者:Oozgur(@Ozgur81735861

中国在新疆秘密修建大型关押中心:BuzzFeed普利策奖报道中文版

CDT编者按:BuzzFeed的报道发表于2020年8月,共有五个部分,作者是Megha Rajagopalan、Alison Killing和Christo Buschek。今年6月,该系列获得普利策新闻奖。本文是报道第一部分的中文翻译。

虽然中国当局宣称已释放新疆再教育营的所有关押者,但过去三年里,中国秘密修建了多个大型监狱和关押中心,大幅加大了对穆斯林少数族群的打压。这些专门修建的关押中心防卫等级高,有的能容纳数万人。标志着当局从之前改造学校、养老院作为临时关押场所,转变为修建大型的永久性关押中心。

BuzzFeed新闻通过卫星图像,以及与数十位曾被关押的人士的访谈,对新疆的关押中心进行了一次广泛的调查。发现自2017年以来,新疆修建了260座有关押中心特征的场所。新疆几乎每个县城都至少有一座关押中心。调查显示,中国在此期间,建立了一套庞大的系统,拘留和监禁成千上万的维族、哈沙克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认识,是自二战以来对少数民族最大规模的关押。

关押中心(包括去年内新建和大幅扩建的)是中国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抓捕行动的一部分。从2016年起,已有一百多万人被关押。新疆最高官员兼党委书记陈全国(因涉人权侵犯近期受到美国制裁)从那年起,也在新疆部署了面部识别、手机跟踪、检查岗、和强化的警务人员等,全面监控穆斯林族群(穆斯林在新疆总人口2500万中占超过半数)。此外,穆斯林族群还遭到强制绝育强制劳动等其他形式的迫害。

为了在短期内尽快关押数千人,当局最初对学校等建筑进行了改造。但BuzzFeed新闻的分析显示,在拘留人数迅速上升之际,当局于2018年开始修建保全设施更强和设施更持久的新关押中心,如厚重的混凝土墙和警卫塔。建造监狱通常需要数年时间,但卫星历史数据显示,新疆地区一些关押中心的修建,用时不到六个月。同时,当局还在关押中心和监狱内增设了更多的工厂,表明强制劳动也在加剧。截至本月(8月),施工仍在进行中。

“人们在这些地方生活在恐怖中,”49岁的金恩斯汗(Zhenishan Berdibek)说,2018年她几乎全年被关在塔城的一座关押中心。“一些年轻人不像我们这样能忍,他们又哭又喊。”但身为癌症患者,金恩斯汗没有这样的精力。她看到年轻的女子被单独监禁时,“我失去了希望,”她说,“我想干脆死在关押中心里。”

通过对比百度地图上留白的地区和外部卫星数据提供的图片,BuzzFeed新闻发现了268座新建的中心。关押中心里通常有多个拘禁设施。

img

本次调查中发现的带监狱和关押中心特征的地点。鲜红色点为已被其他资料确认的关押中心。BuzzFeed News; 来源: 谷歌地球、星球实验室、和欧洲航天局哨兵中心的卫星地图分析

其中92座已被其他资料确认为是关押中心,如政府采购文件、学术研究等,还有记者曾到访过其中19座关押中心。

剩余的176座目前仅有卫星图像证明。图像显示,这些中心四周围着厚墙,通常在院子里还有铁丝网围成的围栏和走道。该地区的许多地方都有围墙,但BuzzFeed新闻发现的这些建筑,其防卫更加坚固。其中121座的围墙上建有警卫塔。

对于记者的提问以及本文中发现的关押中心GPS坐标,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回复说,“新疆问题不是人权、宗教或民族问题,而是打击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并表示有关百万名维族人被关押的报道是“毫无根据的谎言”。

“新疆设立了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目的在于根除极端思想,通过教育、职业技能培训和创造就业机会来提高法治意识,让受极端和暴力思想影响的人能尽快重返社会。”中国领事馆说。领事馆还表示在再教育中心里人权受到保护,“学员有活动的自由”。同时,领事馆也说,在英美等国也有类似的“针对恐怖主义罪犯的强制项目”。

中国外交部和百度公司并未就记者的多次提问做出回应。

这些新的关押中心分布在新疆人口较多的地方,从面积和设施来判断,其中几座至少可关押一万人。(本文的作者之一为一名持牌的建筑师。)

与此前的关押中心不同的是,这些新的中心更永久化、更像监狱,与中国其他地区建设的高保全监狱类似。在防卫最森严的中心,建筑物之间的距离很窄,小院子四周围着水泥墙,厚重的砖石建筑中蔓长的走道两侧都有小房间。建筑的分布像山洞一般,光线难以射入建筑内。通过分析修建时的历史卫星照片,包括建筑封顶前的照片,BuzzFeed新闻可以看到这些高保全建筑的房间格局。

截至2017年底,用当地政府大楼改造的关押中心,至少关押了成千上万人,当局于2018年春开始动工修建新的中心。有的在2018年10月建成,有的在2019年完工,甚至目前还有一些正在修建中。

当局称这些为再教育和职业培训中心,为学员“去激进化”。政府内部文件中,在关于新疆的政策部分,用了“集中”这个词来形容这些“再教育中心”。

当局宣称其主要目的是打击当地的极端主义,但被关押的大多数人并非极端主义分子。

之前曝光的文件以及对前关押人士的采访显示,下载被中国禁止的WhatsApp、与在国外的家人联系、祷告、访问国外网站等均是导致穆斯林被关押的原因。由于这些关押中心并不属于中国刑事司法体系,且以上的行为在中国法律中并不构成犯罪,被关押的人并未受到正式起诉或逮捕,更不用说有什么法院裁决。

BuzzFeed新闻发现的建筑中包括法外拘留所(用于关押嫌疑犯)和监狱。这两种设施的防卫特征都十分类似。在当局的打压行动中,新疆囚犯人数大幅上升:据纽约时报对政府数据的分析显示,在2017年,新疆被逮捕的人数占全国总逮捕人数的21%,但新疆人口仅占不到全国2%的总人口——逮捕人数比前一年增加了8倍。由于中国法院受控于中共,其定罪率超过99%,因此大多数被逮捕的人都会罪名成立。

此前被关押的人士告诉记者,他们在关押中心遭到酷刑、饥饿、人数过多、单独监禁、强迫节育和一系列其他形式的虐待。他们表示,自己被强制接受共产党的洗脑教育,只允许讲汉语。其中一些人曾被强制在工厂劳动,且没有获得分文酬劳。

中国当局限制独立记者和研究人员在当地的行动,大力审查网络和国内媒体。穆斯林少数民族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发文都会受到处罚。但记者搜集到的卫星图像来自独立的机构,尚未受到政府审查部门的掌控。

其他的证据也时而被曝光。在2019年9月,一段航拍机视频显示,数百名男性被剃光头发,双眼蒙蔽,双手绑在身后,身上穿着印有“喀什市看守所”字样的衣服。澳大利亚战略政策机构的研究员拉瑟尔(Nathan Ruser)对视频进行了图像分析,推断出视频拍摄了2019年4月的一次囚犯转运经过,这离当局首次表示该系统是再教育营相隔不过短短数月。

此前的分析(包括澳洲战略政策机构于2018年11月发布的研究)已发现了数十个早期的关押中心。

“新疆的关押中心和同化项目,与北美的殖民主义种族屠杀、正规化的种族隔离、德国的大规模集中营、以及朝鲜警察国家对日常生活的侵蚀,都有一样的逻辑。”长期研究穆斯林历史的诺丁汉大学学者莱恩·图姆(Rian Thum)说。

这场运动已经深深伤害了许多穆斯林少数民族族群,尤其是维族人,他们是新疆最大的少数民族,也与其他国家没有任何关联。中国当局对突厥少数民族的文化诉求进行严格管控,包括哈萨克和维吾尔的语言教育,以及在受国家控制的清真寺之外的伊斯兰习俗,再加上强制节育。有人甚至表示,这场打压运动已构成国际法上的种族屠杀。据报道,特朗普政府正在讨论是否将中国的新疆政策正式称为种族屠杀,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发言人也表示,拜登支持这一叫法。

“在关押中心里的人是和平的。”语言学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说。逃亡在外的阿尤普曾因在新疆开设用维吾尔语上课的幼儿园教而被监禁。“他们是商人、学者、工程师。他们是我们的音乐家。他们是医生。他们是开店、开餐馆的,是用维吾尔语教科书的老师。”

“他们是我们社会的支柱。没有他们,我们不可能存在。”

自中国共产党于1949年掌权以来,穆斯林少数民族——尤其是维族人——在中国的地位就受到排挤。但从2016年开始,政府在新疆开始实施严密的监控,大量穆斯林被送到关押中心进行“再教育”,他们的处境进一步迅速恶化。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呼吁地方官员对穆斯林“应收尽收”。

当时有数千人被关押。孜亚吾顿(Tursunay Ziyawudun)便是其中一人,她于2018年3月被抓。被送到关押中心大门时,她看到身边数百人都正在脱掉首饰、鞋带、皮带。她说,他们正在准备通过关押中心的安全检查。

早前,政府将学校、老人院、医院等公共建筑改造成关押中心。记者也发现有47座于2017年之前修建的看守所,被用于关押该地区的人员。

一些关押中心专门用于为期数个月的关押;其他的中心里,关押人员可能被判囚禁,新疆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 说。记者采访的前关押人士表示,他们被逮捕数月内,都没有受到任何指控——远超出中国法律允许的时间——然后被送往关押中心。2017年,逮捕速度提升,关押中心里的人也快速增长,多到人叠人。

记者采访了28名从新疆来的前关押人士,许多人表示自己被蒙眼铐手,就像视频中那样。在获释后离开中国的人士中,他们仅是一小部分,但他们描述了自己亲眼目睹的这个不断扩张的残酷体系。

大多数人记得自己被转运到其他的关押中心,许多人认为这是为了缓解那些改造的中心里的拥挤状况。在这场打压运动的前期,每天都有数百人被关押。新一批的关押人士总是来来去去。

一些人回忆说,在单人床上要睡两个人,甚至在空间不够的时候,要轮流睡觉。几乎所有人都说,他们获得的食物仅是少量的饭、包子和粥,几乎没有肉或其他蛋白质。

40岁的哈萨克族人奥伦贝克·科克斯贝克(Orynbek Koksebek)在运动初期被关押,大约在2017年底。他先是与其他7名男子同睡在一个房间里,每人还都有自己的床。但几个月后,被关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一天我看到一个锁着镣铐的怀孕女子,”他说,“还有一个女的还抱着小孩在喂奶。”

到了2018年2月,房间里有15个人。

“我们要共用被子,或睡在地上。”他说,“他们后来告诉我们,我们中有人会被判囚刑,或被转到其他地方。”

关押中心的官员强制他们在教室里背诵共产党的宣传和汉字。但一些前关押人士表示,他们的关押中心甚至人多到无法去教室,他们被要求背挺直地坐在床边的塑料椅上看书,还有摄像头监控他们。警卫告诉他们,人太多了,教室无法容纳。

对科克斯贝克而言,幽闭恐惧症是无法忍受的。

“我们的房间里有一扇窗,但窗户太高了,我只能看到一块天空,”他说,“我当时希望自己是一只鸟,可以自由飞翔。”

img

新疆疏附县的关押中心,卫星摄于2020年4月26日。BuzzFeed News; Google Maps

去年12月的一个阴冷的早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在北京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了一此罕见的记者会。国务院新闻办是少数同时向国内和国际媒体定期召开记者会的中国政府机构之一,扎克尔和其他四名官员坐在现场前方的长桌后。官员们称赞新疆的经济发展,宣告当地打击恐怖主义的成功,并称美国对中国人权的批评是虚伪的。但受到国际媒体关注的却是扎克尔。

扎克尔把关押中心的人称为“学员”,说他们“已全部结业,在政府帮助下实现了稳定就业,改善了生活质量,过上了幸福生活。”

就在记者记下他发言的同时,2500里外的新疆,在维族中心地带的疏附县附近,一座大型高保全关押中心的建设正在如图如火地进行中,就在一条蜿蜒于牧场间的河流南边。疏附县有30万人口,按中国的标准来说,是一个小县城。县中心有邮局、彩票商店、和卖包子和牛肉面的餐馆。关押中心就建在20分钟车程之外的农地上。

疏附的这座关押中心于去年3月开始修建,动工之前,这里也是种满蔬果的农地。到了8月,卫星图像显示,坚实的围墙已经建成,围墙四周和中心竖起的警卫塔高达近6米(或19英尺)。接着是里面的楼,两座5层高的建筑与一座2层高的建筑按U型排开。到了10月,中心的两边围起了双排铁丝墙,影子在卫星图像中清晰可见。

在中心的西墙外,树起了两座警卫楼,楼上还有通向围墙的狭窄过道,警卫可由此到警卫塔和围墙顶进行巡逻。入口处附近的一排楼可作为监狱和警察办公室。记者估计,这里总共可关押约1万5百人,能长期应对大量的收押。

拉瑟尔在分析了这里的卫星图片后,指出这是一座新建的关押中心。“大多数关押中心有警卫塔、内部围墙、和严密的进出口。”他说。

与改造的关押中心不同的是,像这样的新监狱和关押中心的防卫更严密,大门约四层楼高,围墙更厚,通常在主墙两面还附有铁丝网。这意味着新关押中心能长期关押大量人士。

前关押人士告诉记者,中心不仅有供他们睡觉的地方,还有教室、医务室、餐厅、单独的澡堂、单独监禁室、警务室、行政办公室、和小型的访客中心。许多关押中心里还有工厂,通常有蓝色铁皮屋顶和钢铁构架,这在修建过程中被卫星图片拍摄到。供警卫和行政人员使用的警务楼,通常位于入口处。

新疆的关押中心和监狱的位置不容易找。但百度地图上的留白部分,也为用卫星图像进行定位和分析提供了可能性。

卫星地图(如谷歌地球)由方块网格组成。中国的搜素引擎百度也有类似谷歌的地图,记者发现百度地图上,关押中心、军营、或其他政治敏感的地点,都被浅灰色方块遮盖。只要放大这些位置,百度地图就会显示浅灰色方块。这些方块与百度地图无法下载时所呈现的打水印的深灰色方块不同。记者曾探访的那些关押中心,在地图上也被“浅灰打码”。但被证实并报道之后,百度地图便会移除这些打码。

img

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的留白方块。百度;星球实验室

BuzzFeed新闻的记者利用不打码的谷歌地球、星球实验室、和欧洲航天局哨兵卫星数据中心的卫星地图,来确认关押中心的地点。在高像素图片缺失的地点,星球实验室便会用卫星拍摄新的图片,传送给BuzzFeed新闻。更多有关调查的方法,可点击这里继续阅读(英文)。

卫星图像对这些设施的建设进行了数月的拍摄。图像展示了设施的大小与规模:例如,从建筑表面窗户的数量,可推断建筑的层数。

卫星图像显示,关押中心通常建在已有的监狱旁,共享停车场、行政设施和警卫营房。

BuzzFeed新闻还发现了其他50个地点,这些地点很可能曾被用于关押穆斯林,但没有分隔场地的铁丝网、楼与楼之间的封闭通道、以及警卫塔等防卫设施,其中一小部分已被拆除。

拉瑟尔和其他专家认为,这并不表示中国政府有所收敛。他说,这些地点中很多可能仍是低保全的关押中心,但更重要的趋势是,当局加大了高保全监狱和关押设施的使用。

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在回应记者的提问时,重申了扎克尔在12月的声明。

“所有接受了普通话读写课程、法律知识、职业技能教育和去除极端思想的学员,已经完成了培训,在社会上找到稳定的工作,过着正常的生活。”领事馆说。

BuzzFeed新闻采访的所有前受押人士,都未在这些新的关押中心中呆过——许多表示,他们在获释后的一段时间,几乎被软禁在家或被禁止离开当地,只有获得警察允许,才能离开乡村。很多人——尤其是教育程度较低的——根本不知道他们被关在什么样的设施里,甚至不知道自己被关的原因。在被关期间,警察每周都对他们曾做过的“不值得信任”的行为进行问话,他们通常也由此推测自己为何被关。

年长的哈萨克族男士努兰(Nurlan Kokteubai)于2017年9月被捕。他刚到关押中心,就认出这之前是一所中学。

“我女儿在这里上过学,”他说。“我以前在这里接她下课。”

努兰在谈到女儿时,满脸的皱纹笑了。他女儿生于1992年,后来搬到哈萨克斯坦,由于哈萨克斯坦政府对哈萨克人后裔的安置政策,许多中国的哈萨克人移民到哈萨克斯坦。为了让父亲获释,她与丈夫不断在youtube视频,向人权组织写长篇的求救信。他终于在2018年3月份获释,他认为这都是女儿的功劳。在关押中心里,教室里坐着的不再是女儿小时那些学习数学、历史的学生,而是被改造成了寝室,里面摆了双层床,但根本不够四五十个人睡觉。

虽然他被关押的地方不是新建的,但里面添加了高墙和铁丝网。里面还装了监视摄像头,警卫告诉他,摄像头的拍摄范围能达到200米外。

还有,你一进门就会看到一块大型的红牌,上面写着:“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其他的前受押人士也告诉BuzzFeed新闻,他们认识自己被关的地方,他们之前经过这个地方,甚至在被改造前来这里办过事。但这些改造的设施并不适合关押,也根本无法容纳当局希望关押的穆斯林人数。

2019年初,乌鲁木齐南部城市达坂城的一座关押中心开始扩建。年前BBC和路透社的记者曾到访过这座关押中心。BuzzFeed新闻的建筑分析显示,这里当时已经是新疆最大的关押中心,在2018年10月,这里已经能关押32500人。扩建之后,容量再增一万多人。到了去年11月,旁边另一座独立的关押中心建成,也能关押一万人。总共能关押超过4万人,相当于尼亚加拉瀑布的镇子。

“这些设施与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此前分析研究的新疆法外关押设施,有同样的特色。”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人权项目的负责人莱尔(Amy Lehr),在看了本文提到的三个关押中心后说。

img

达坂城关押中心是纽约中央公园长度的一半。Planet Labs; Google Maps

拉瑟尔说,达坂城的关押中心“是乌鲁木齐地区的主要关押地。该中心长达2公里,去年又在马路对面新盖了一座长达1公里新设施。”这座关押中心大约是纽约中央公园长度的一半。

努兰至今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关押。作为哈萨克族人,他最终到了哈萨克斯坦定居。

他原本以为,获释那天自己会高兴、放松或什么。但他当时没有任何感觉。

“我既不高兴,也不悲哀。我什么也感觉不到。”他说,“甚至我和在哈萨克斯坦的亲人团聚之后,他们都问我,离别这么久才相见,为什么还看不出我的喜悦。”

“我说不出来,”他说,“就好像我被关在里面的时候,感情已死。”

邹幸彤六四煽惑案自辩演说:“做一个香港人想做的事,我无怨无悔”

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指于今年六四,在网上宣传及呼吁他人参与六四集会,她早前否认一项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案件今( 25 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续审。本身是大律师的邹幸彤没有律师代表,今日在庭上自辩。她提到自己面对的所有案件,都与支联会、六四有关。而这些控罪横陈叠加,反映政权正一步一步打压、消灭六四记忆。

以下为邹幸彤庭上自辩演说的全文,由《立场》记者笔录及誊写;篇幅所限,邹幸彤、裁判官与控方律师的部分对答经删节。

彤:被告 邹幸彤
官:裁判官 陈慧敏

(邹幸彤走上证人区,宣誓)

彤:本人是本案唯一被告人,本人被控煽惑一个没发生过的集结。本人是一位大律师,自 2015 年底出任支联会副主席。直到支联会在 9 月 25 日宣布解散位置。(法官要求她放慢说话速度)

我是没有案底,但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及未有按通知提交资料,而被还押中。我同时因为去年六四烛光悼念,被控煽惑以及未经批准参与集结,11 月开审,在区域法院。

从刚才自我介绍,法庭不难看到,我所有法律麻烦,都是同支联会、六四相关。而这个控罪的横陈叠加,好形象的反映,政权是怎样一步步打压、消灭六四的记忆。

(官:等一下)

而这个大背景,是我为何要写本案中两篇文章的原因。

官:包括 Facebook、Twitter、明报等三份?

彤:是同一篇文章。要正确理解文章意思、意图,另一议题:政权行动背后有否不当的政治目的,是必须理解文章出现的前因后果,而不是只看字面意思。

支联会其实成立于八九民运期间,承载当年百万港人对于民主中国的期许,当年这场和平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后,支联会用每年六四维园的烛光,用我们的五大纲领,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官:你等等下),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去传承八九民运的精神,同埋希望为死难者讨回一个公道。

32 年来,六四维园见,是无数香港人每年最重要的约定之一,甚至可以说是香港每年最标志性的活动,系香港人良知的象征。我们用维园的烛光,用令世人惊讶的毅力,守护住六四的真相,起码在香港,一讲起八九六四,大家会知道,军队入城时候的乱枪扫射,会知道被坦克车辗断双腿的方政,知道那位躺在板车上流血的九岁小学生,知道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和平绝食的大学生们,知道当年这场运动是如何得到全国上下以及党政机关的支持,亦都会知道王丹、吾尔开希这些名字。知道那位只身走上长安大街挡住坦克的坦克人,以及悼念孩子都有重重困难的天安门母亲。

但这些知识不是必然,因为政权一直用他的权力、法律、宣传机器去抹杀、改写这段历史。所以在国内网络上,六四是打不出来的敏感词。每年到了六四日子附近,天安门母亲、民间行动者都会被严格控制,甚至预防性拘捕。几年前,有记者去北京,走访大学生,拿著坦克人的相,冇人知道发生咩事。

2014 年,浦志强律师以及朋友办六四研讨会被捕。2015 年⋯⋯(被裁判官打断)

官:被告人,其实本案是关于煽惑参与明知未经批准集会。

彤:我想法庭都留意到,检控背后的目的、相称性,都是有关连的。

官:请你继续。

彤:(笑)我刚才说到哪。刚才,2015 年,陈云飞帮两位六四死难学生扫墓,被告寻衅滋事,判 4 年。2016 年,陈兵、符海陆,做了一支八九六四的酒,夸张到被人说是煽动颠覆国家,困了三年,才给其中三人缓刑。还有六四祈祷会的王牧师、举一张纸牌的张五舟,全部都是被捕、被判刑。

我这里有支联会 2015 年的声明,关于刚才“八九六四酒”的,想呈上法庭。(自己笑)

正正是因为政权的种种打压,八九在香港知道,但在深圳河对面就是“反革命暴乱”,军队入城是平暴,不是屠杀,甚至澳门的终审法庭都可以完全接受中共的定性,说这场运动是“反革命暴乱”,说数以千计的平民学生被屠杀是有悖事实的虚假宣传。这样的黑白颠倒没发生在香港,好大程度是因为有维园的烛光,但其实政权唔系唔想消灭在香港的六四记忆,唔系唔想消灭维园烛光以及支联会,只是在今年之前,她都未能得逞罢了。

支联会在创立之初已经被中共定性为一个颠覆的组织,当年中英双方人马,许家屯、李鹏飞都劝司徒华解散支联会,未能得逞。去到回归,首任特首董建华先生都是劝华叔,不要再搞六四悼念,都是未能成功。软的不行,就来硬的。2010 年,支联会在时代广场展示民主女神像,被没收、多人被捕。2014 年,第一所六四纪念馆,被亲中法团滋扰、逼迁。2019 年,我们再次置办六四纪念馆,装修期间已经被滋扰。

到了旧年,疫情给了政府借口,禁止所有公共表达。六四游行、集会第一次被禁止。但不少市民仍然去维园、全香港各地,点起烛光。当局高调检控大批在维园的市民以及支联会常委。到国安法通过后,建制中人不断放风,说支联会违反国安法,说背景要取缔支联会,恐吓市民不要再参与支联会活动。

我们搞了三十一年的维园年宵摊档,今年第一次被食环署无理取消租约。我们六四纪念馆被迫关闭。同一时间,港台六四节目被抽起,甚至只是在节目最后播一段六四长跑片段,都要被严厉谴责。以六四为主题的街站、电影放映会,被滋扰、中断。学校更是重灾区,教科书上面,关于六四的内容被删走、淡化,唔会再提军队屠杀平民。学校老师越来越不敢请支联会同同学讲六四发生什么,今年没有人再请我哋去了。也没有学生来六四纪念馆参观。

其实六四记忆这样被打压,就快要断了。不出意料,今年六四游行、烛光纪念集会再次被警方禁止。而之后的发展,大家都看得好清楚,六四当日,数千警力,围封维园,终于成功令六四烛光在今年断绝,在维园不再燃起。但这样都不够,在 8 月底,当局动用(编按:国安法)43 条,以老屈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的手段,索取大量资料,迫使我们关闭网站、社媒平台,令大量六四史料瞬间消失。当我们常委据理力争,我们全部被检控、还押,甚至连支联会本身这间公司都被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在所有常委在囚之际,当局仍要穷追猛打,威胁取消公司注册。我们成员在 9 月 25 日议决解散支联会,令到这个 32 年的组织画上句号。但其实解散完,已经立即宣布要查封所有财产,所以我们现在连律师费都付不起。

这些事情发生的同时,是针对成个反对派、公民社会的扫荡,大批民主派领袖被捕入狱,连参与选举都成为罪名。大量民选议员被迫辞职、被 DQ,无数民间组织、工会,甚至学生组织都被解散,新闻媒体被关闭,苹果日报执笠,言论创作自由受到严重打击,连长跑都不可以讲香港加油。

(控方指被告控罪之后发生的事情应该无关案情,讨论在此略去)

彤:法庭是不可以单独看警方禁止六四烛光集会,不是单独的决定来的,是摆在整个社会脉络,所有迹象都显示政府其实在做什么。那个结果早已写在墙上,政权要消灭所有反对声音,而六四烛光集会是它必须要盖熄的一个行动。疫情、公安条例,不过是方便的借口。其后发生的事情,不到三个月就对支联会拉人封艇,正证实了我当时的判断。

我们见到的是,支联会一方,我们早早入纸通知警方,我们要搞游行集会,我们表示会遵从所有社交距离的规定,我们愿意与任何部门商讨,如何兼顾防疫情况下,令六四悼念仍可进行。但警方反应,一个月都不理你,随随便便同你开会,不会给出任何方案让你进行集会,而明明我们见到的是,同一时间,林郑宣布第四波疫情已经完结,香港人已经班照上,地铁照逼,所有这些活动,人的挤迫程度,都会比一个六四烛光晚会有过之无不及。我自己每天返工逼地铁都知道。

明明我们见到,世界各地都有可以兼顾防疫以及示威集会权的方法,唯独香港一刀切,所有反对派的集会都不给进行。明明知道法律上政府有积极责任促使集会进行,但警方永远将个波推给民间团体,就只有“集会自由不是绝对”,完。明明我们见到公安条例根本没有赋权警务处处长用公共卫生理由,但疫情一到,警务处处长就可以自我扩权,而没人能制衡他。明明就算他禁止支联会集会,但政府可以讲到所有六四悼念都会犯法,着黑衣都可以被捕,可以将禁止无限扩大。

面对警方这样滥权,面对政府步步进逼消灭六四记忆,我们若不作出任何反抗,就是默许真相被掩埋,死难者沉冤莫白。我自己作为支联会副主席,当主席李卓人、何俊仁在囚,是更有责任在今年延续推动六四悼念活动。

但即使我们认为警方的禁止是违宪,支联会作为一个组织,是不可能冒著被检控的风险,去彰显我们权利。所以我们公开宣布,支联会不会在今年举办维园烛光集会。而这个也是第一篇 FB 文章出现的原因,我表示非常遗憾,非常对不起香港人,做不到这件事。(邹有一刻哽咽)

唯一方法,就是用个人行动,去延续、扩散本来应该在维园的烛光。所以,我在那段时间,不停写文章,做访问,摆街站,去叫大家记住,呼吁大家继续用行动悼念六四,呼吁大家克服恐惧,不要因为权力无理的恐吓,就连我们自己基本的言论、行动自由,都不去做,不要被白色恐惧瘫痪我们的行动能力。

阁下,我有一些当时的访问、街站的记录。我想让阁下见到我对公众作出的呼吁,是什么内容。

我在这段时间对公众做的呼吁,就是叫大家六月四日八点钟,点起烛光,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可以去到哪里,遍地开花。而这个模式,其实是自上年六四维园烛光集会第一次被禁,发展出来的,是一个不用集会形式,都可以表达集体力量的方式。作为一场群众运动,我们必须给到一个相对安全参与的方式比大家,才有可能动员最多人参与其中。而遍地开花正正这样一个平衡之下的方法。畀到每个人因应自己风险承受能力,因应自己可以去的地方,选择一个地点做行动。但作为一个共同的行动,一个政治的表达,最低限度的要求,是这件事要在一个公开的地方去做,而不是说我自己藏起来,做给自己看。

如果法庭话一个没指定地点的行动呼吁,都是煽惑紧一个未经批准集结,我都好疑惑,这个集结是说在哪里的集结,是否这个集结是在全香港、或者全世界?是否任何人在那个时间点举起烛光,就是参与一个未经批准的集结?如果这样讲,不如直接承认,要禁止的,就是六四的悼念本身。

但当然,虽然这个六四点烛光行动,没有指定地点,但最有象征意义的,亦都最大风险的地方,一定是维园。但因应政府摆出来的态度,警方各种放风、威胁,维园确实不会是好多人愿意、或者有能力今年再去到做这件事的地方。但无疑是最多人仍想见到有烛光亮起的地方。因为维园烛光象征一种承诺、一种坚持,一种坚守良知的勇气。而最责无旁贷,应该去维园做这件事的,无疑是在维园举办了三十年烛光晚会的我们。

在法律上,我看不到我一个人点烛光走进维园,可以犯什么法;即使我公开讲我会做这件事,是否现在法律不给我公开讲我会做一件合法的事?是否只要有人通知了警方集会而被禁止,警方就有权将一个地方完全封闭,禁止所有人就相关议题作出表达?将维园锁到铜墙铁壁,真是同防疫有关系的?(庭内公众鼓掌)

但法律分析是一回事,实际风险是另一回事,这确是香港的现实,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在此。我自己觉得愿意承担风险,但不可能有好多人愿意同我做这件事,所有讨论、气氛,好清楚告诉我,好似往年那种大规模的集会,今年不可能出现的。

去到六四那天,如果有十几二十几人愿意和我试下入维园,更大可能是小猫三四只,甚至可能只得我一个。

但是即使只有我一个的话,我都要去做这件事。因为维园的烛光,经过三十二年的沉淀,已经是这个国家上最重要的反对专政的象征。我们可以守住它多一年,香港的自由、六四的真相,就多一分保障。即使是去到维园的人不多,只要有,我们都可以说维园的烛光没有死。当大规模的集体行动变得不可能,起码,我们都还可以用个人力量,做最有象征意义的行动,将每个行动的政治能量,放到最大。正如当年的坦克人,他不是因为见到后面有成千上万人跟着他,他才去挡住塔克,而是即使他孤身一人,他都必须去做这件事,因为这是正确的事。

而如果我们自问是传承紧八九的精神和坚持,我们就要有这种不论人多人少,不论高潮低潮,都坚持下去的决心。我们当然不会否定,我是好想好想见到维园依然烛光如海的画面。但同时我对时势都有好清醒的判断。若然到了当日,维园真的只剩下几点烛光,甚至被当局成功,(令)完全没有烛光亮起,我就更加需要向公众解释,这几点烛光的意义,三十二年来维园烛光的意义,和当局为什么下这么大决心要禁绝维园烛光。这些话,今年不去讲,好可能之后都不会有机会去讲,而其后的发展也证实了这一点。

所以会有明报的那一篇文章,匆忙一晚写成不成熟的文字,但当局就如获至宝,觉得可以文字狱,甚至抄足国内六四手段,做预防性拘捕,六四一早就将我抓捕,困足 36 小时,让我无法作出任何行动。再之后,对支联会所有行动,更加上纲上线,讲到我们 32 年活动是颠覆国家,是受国外势力指使。

但驱使香港人 32 年悼念六四,不是任何人煽惑,而是每一个人的良知。话我的两篇文章是煽惑大家,是抬举了我,也是贬低了香港人。我们见到即使维园封禁,去到西贡、屯门,都有人亮起烛光、灯光,不需要什么人召集。这个就是香港人的如水,香港人的坚持。

其实八九的时候,我都只有四岁。好多人疑惑,为何我如此执着这件事。是香港人,是三十几年,每一个在维园点起烛光、普普通通而又善良的香港人,教会我什么叫择善固执。我所做的,只是传承、发出这些普通人的声音,做一个普通香港人在这个时间想做的所有事情,不让政权垄断真相。

如果法庭要用煽惑的字眼,不如说,是香港人煽惑了我按良知做这件事。若要因此受刑,我亦无怨无悔。

以上是我的口供。

(掌声雷动)
(休庭)

众人鼓掌不断:六四无罪!香港加油!

香港大陆出逃者 洛城中领馆前贺双十国庆

香港大陆出逃者 洛城中领馆前贺双十国庆

来自香港与大陆的数十名逃亡者在洛杉矶中领馆前庆祝台湾双十国庆,打出横幅“中华民国才是真正的中国”。

【大纪元2021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10月10日(周日)下午2点,来自香港与中国大陆的数十名逃亡者聚集在洛杉矶中领馆前庆祝台湾双十国庆,他们高举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齐唱《中华民国国歌》、《中华民国国旗歌》和《愿荣光归香港》。

数十名来自香港与大陆的逃亡者前往洛杉矶中领馆庆祝台湾双十国庆。(Wesley Ho提供)
10月10日,香港逃亡者举着中华民国国旗赴洛杉矶中领馆前抗议。(Wesley Ho提供)

香港屯门的中山公园内有一级历史古迹青山“红楼”,相传该地是国父孙中山先生与革命志士聚会处,所以往年每到双十节,“红楼”周边就会挂上“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以此纪念辛亥革命。但是,现在的香港政府却严令禁止庆祝双十节,也不准悬挂中华民国国旗。

如今在香港连纪念双十节也会触法,让周日活动联系人之一Wesley Ho感慨。Ho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中的前线青年,为躲避“国安法”迫害而逃亡美国

近日,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以“国安法”为由,阻止香港人庆祝双十国庆。“这真的非常荒谬,我们越是被打压,越是要发声,虽然现在香港人不能庆祝双十国庆,但海外港人会站出来。”Ho说。

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发表国庆演说时,强调“坚持主权不容侵犯并吞”,台湾在疫情期间全民团结展现韧性。面对近日中共军机不段跨过防线骚扰,蔡英文呼吁朝野凝聚共识,守住主权,守住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对此,Ho表示:“中国的正统是中华民国,她是自由、民主的国家,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宪法;香港人支持自由民主普世价值,所以我们庆祝台湾国庆日,支持台湾。”

来自大陆的王先生说:“愿台湾永远民主自由。”他表示,无论出生在大陆、香港、台湾或其它地区的华人,只要真正拥抱民主、自由,都应支持台湾、光复中华,反抗中共极权及其妄图扩张的军事威胁与意识形态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