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记者自述:赴唐山采访,被当地警方无端扣留、按头下跪

1+

6月17日,贵州广播电视台《百姓关注》栏目记者张巍瀚(@张巍瀚-)在微博发布视频,讲述自己在河北唐山采访的经历。他到唐山后,先是在当地高铁站被工作人员拦住,要求外地人要提前48小时跟社区报备才可出站;后在事发烧烤店附近进行采访时被警察带走,并遭遇了暴力执法。

https://youtube.com/watch?v=GLLOBOlh5aE%3Ffeature%3Doembed%26wmode%3Dopaque

这名记者说,在6月10日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发生后,自己于11日坐火车前往唐山进行采访。11日晚,他在唐山火车站准备出站时被工作人员拦下,工作人员称,“必须提前48小时向当地社区报备,社区同意接收”才可出站。他等到半夜,发现一出口通道无人把守,才终于出了站。

记者说,6月12日,他前往事发烧烤店进行采访,在路边看到有人来送花,也有人在烧烤店门口播放哀乐并小便。放哀乐的男子在烧烤店店主报警后离开。出乎意料的是,随后赶来的警察没有去追放哀乐的男子,却把这名记者带走了。

在机场路派出所,记者自述被当地警察多次辱骂,并遭遇暴力执法:

“…然后是搂着我的脖子,极其粗暴地按着我的头,把我按到地上跪着,双手反扣在背后。然后有四五名警察围着我,开始搜我的身,把我手机充电宝等物品全部搜走扣押,并且让我待在一间讯问室内不准出去。后来我出示了记者证,警察又去核实我的记者身份。一开始对我暴力执法的那名警察还来到我被扣留的讯问室,对我破口大骂,‘你还是电视台记者,你太没素质太没文化了’。”

在被不同部门的警察多次搜身检查、做了两次笔录、并被检查了手机上的微信聊天记录后,晚上9点多,一名唐山市路北区公安分局宣传科的民警最终赶来,将记者带离了机场路派出所。

“在整个过程中,从我被抓到派出所到我最后离开,没有任何的书面单据、证明、回执单这些文件。直到现在我都不清楚,我当天被抓到派出所这事算是怎么回事,是被调查,还是去作证,还是其他?我更不清楚,我有没有留下什么案底或者记录档案。没有一名警察给我做过解释和说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