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华人中领馆前抗议 抵制北京冬奥

洛杉矶华人中领馆前抗议 抵制北京冬奥

周四(1月27日),数十名洛杉矶华人赴洛杉矶中领馆前抵制北京冬奥会、吊念张青女士,并呼吁中共释放良心犯、释放奥运囚徒。(新唐人电视台提供)更新 2022-01-29 11:07 AM 人气 830标签: 中国维权人士北京冬奥会南加民运人士奥运囚徒洛杉矶界立建良心犯FacebookTwitterLine复制链接Print【字号】 正体简体

【大纪元2022年0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北京冬奥会召开在即,但抗议与反对声浪日增,全球243个非政府组织发联合声明,呼吁各国政府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并敦促各国运动员和赞助商,不要将中共迫害人权的行为“合法化”。洛杉矶华人亦于周四(1月27日),自发组织赴洛杉矶中领馆抵制北京冬奥会,并呼吁中共当局释放良心犯、释放奥运囚徒

南加民运人士界立建因积极参与海外维权活动、反对中共暴政,多次遭亲共人士威胁、攻击。1月22日(周六),界立建遭不明人士袭击,他的下颚遭尖刀刺穿、大量出血,紧急送医后无虞。

27日,界立建仍依原计划,负伤参与中领馆前的抗议活动。他说:“我不会怕,只要有一口气就会与中共这个痴人恶魔斗争到底。”因为捍卫人权、自由是做人的基本责任。

中共办国际活动为欺骗全球

界立建表示,中共为了“洗白”自己的人权恶名,试图藉由经济与举办国际活动来欺骗全球,此次举办冬季奥运会,中共再次抓捕、关押了许多维权人士,以维持社会表面的稳定。去年底,大陆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原名杨茂东)想赴美见病危中的妻子张青女士最后一面却遭中共恶意阻挠,最后张青死不瞑目;而郭飞雄却遭中共逮捕,身陷囹圄,目前情况不明。

界立建说:“中共政府根本不配举办象征自由和平的奥运会。”他呼吁奥委会与各界赞助商不要因为经济利诱配合中共助纣为虐,也呼吁中共在中国新年前夕,释放所有良心犯与“奥运囚徒”。

香港旅美者:看清中共真面目

来自香港的李女士难掩哽咽地表示,越来越多的香港抗争者因追求香港民主法治而入狱,她说:“好多人都被蒙骗,相信香港人是暴徒。”李女士希望大众能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识破中共的谎言,不要被中共将举办奥运会的光鲜表象所蒙蔽。

曾参与2019年香港社会抗争活动的李女士说:“共产党存在一天,人们就会受苦受难。”因为香港市民都是自发去参与街头游行,但却有媒体抹黑报导是因为收了钱所以参与抗争,抑或是香港人有外国势力帮助,但参与抗争的香港人,大多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她说:“很多小朋友,十几岁就被警察抓走,哪有什么外国势力?”李女士呼吁民众抵制北京冬奥会,对这个撒谎成性的政府说不。

“国内教育充满谎言”

犹如所有的中国人,刘坤从小就被教育要爱国爱党,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肯定是爱国的,但我不爱这个党,不光不爱这个党,我还反对这个党。”

移居海外后,他明白了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人们失去了很多自由,国内的教育充满谎言,教给下一代的都不是真相。他说:“在中国,现在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了。”他呼吁海外华人从自己做起,勇敢地对中国共产党说不,直到中共还政于民。

关怀中国维权人士及其家属

活动主办人之一刘志利表示,除了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这次活动也希望唤起大家关注中国维权人士的家属们,并纪念张青、声援郭飞雄。众所周知,中共在举办大型活动时,为了“维稳”会加大力度关押、打击异议人士,此次北京冬奥,中国各地的人权情况更加堪忧。

刘志利说:“中共政府违背人权宗旨,把人民当奴隶,我们告诉全球中共是多么的无耻下流。”他呼吁各国政府、运动员抵制北京冬奥,也希冀观众们拒看冬奥会,不要被中共宣传的虚假言论所欺骗,中共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组织。◇

责任编辑:方平

国务院灾害调查组|郑州因洪灾死亡失踪380人,其中瞒报139人

中国国务院灾害调查组发布了《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报告认定截至去年9月30日,郑州市因灾死亡失踪380人,其中在不同阶段瞒报139人。

file

原标题:《应急管理部|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公布》

经调查认定,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是一场因极端暴雨导致严重城市内涝、河流洪水、山洪滑坡等多灾并发,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特别重大自然灾害;郑州市委市政府及有关区县(市)、部门和单位风险意识不强,对这场特大灾害认识准备不足、防范组织不力、应急处置不当,存在失职渎职行为。总体是“天灾”,具体有“人祸”,特别是发生了地铁、隧道等本不应该发生的伤亡事件。郑州市及有关区县(市)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对此负有领导责任,其他有关负责人和相关部门、单位有关负责人负有领导责任或直接责任。

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郑州市因灾死亡失踪380人,其中在不同阶段瞒报139人:郑州市本级瞒报75人、县级瞒报49人、乡镇(街道)瞒报15人。一是未按规定统计上报。按照突发事件应对法和自然灾害救助条例、防汛条例等有关规定,灾情稳定前应当每日逐级上报自然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等情况,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虚报、瞒报、伪造、篡改。7月25日至28日,郑州市连续4天未通过报灾系统上报因灾死亡失踪人数,截至7月29日仅上报97人。直到中央领导同志多次要求,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7月29日、8月1日两次发出紧急通知后才统计上报,7月30日上报322人、8月1日上报339人。

二是刻意阻碍上报因灾死亡失踪人员信息。郑州市对因灾死亡失踪人数统计上报态度消极,不仅没有主动部署排查、要求及时上报,反而违规要求先核实人员身份等情况再上报,以多种借口阻碍信息报送工作。三是对已经掌握的信息隐瞒不报。7月25日至29日郑州市县两级共瞒报116人;8月18日至19日中央领导同志考察河南期间,郑州市已掌握新增因灾死亡12人,但仍不如实报告;8月20日调查组进驻后,因灾死亡失踪人数比8月2日公布数增加41人,其中23人属于瞒报。

filev

胡锡进微博截图

报告全文点此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民评论:

西北番茄君:恶意瞒报。

疯疯瀚的光:这不是简简单单是数字,而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背后更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和无数渴望的眼神!

雨文牙隹广土:请当地的人去问候当初洗地的蛆头们,这么多人命。

我是那少年:夏有善意瞒报,冬有恶意返乡。

无罪辩护小律师:这才是最大的恶意。

爪向东:当时我妈问我地铁人都满了,报的数字会不会是虚假的。我还给她说,不可能,不至于瞒报,谁家里有人丧命,却没有出现在名单里肯定会闹。现在看来不在其中过于相信当地政府了。

紫花不可:这是要西安郑州轮番上热搜么?

happy沐云:瞒报可以,质疑不行。

追风筝少年sj:当时可是被好多人说50万。

徘徊也疯狂:谨防拜登打瞒报牌,严防拜登打失联牌。

为君真难:草菅人命,狗胆包天。

苏雨农:这个问题太严重了。还记得地铁站前的鲜花吗?

安安冰可乐:真是无语!因为说政府有责任,被好些杠精攻击,我家人就在郑州,巴不得那些失职部门被追责做反思!以后才能更好!!!!身边人也是这样,结果互联网又是另一种氛围!

废材殿下:当时地铁事故死了那么多人,还有人在洗说地方政府没责任,可笑。

MeMeTaiWan:老胡与一众粉蛆:郑州水灾不可能瞒报。因果律武器来了,看来老胡也是CIA的人。

leilei_uu:不是很懂中共的操作,鄭州當時不是對死亡人數蓋棺定論了嗎,怎麼又開棺驗屍?

yf16237:地方要自保必定瞞報,領導失勢的時候就翻案,新人上場,如此反覆,一切都是按當時政治環境的需要。

libertythe1st:他加上139个我也不信,塔西佗陷阱了属于是。

big_ear_cat:郑州的死亡数字经过快半年的调查才出来,但是还是没有说瞒报的地方具体在哪里。

铁骨柔情:郭君飞雄鲜为人知的故事

父亲,世界最憋屈的英雄

做个好爸爸

睡前给孩子们讲故事

像春风吹拂山顶

月色抚摸梦境

这渐入寂静的声音

伴随你们岩石般艰难的成长

岁月都是刻刀

造物全然美好

—-题记(朱斌)

image
image
image

铁骨柔情:郭君飞雄鲜为人知的故事

郭君飞雄一家牺牲之惨烈,已是众所周知,让人心痛难已。此前无论怎样不惮以最大恶意,都不会想到结局竟然如斯,包括郭君本人。据我所知,自他妻子张青被确诊患癌第一天起,他即心无旁鹜,全部投入到争取出国陪护和国内求医问药之中,而且一直抱有很高期待,一直不死心。为此历尽艰险,以至求医途中遭遇车祸——去年十月底,郭君自驾车从武汉前往郑州求医。进入河南境内不久,一辆重卡突然从后面快速追上,撞向郭君座驾,幸好郭君反应敏捷,紧急避险成功,才逃过一劫,但车门已被擦伤。真是生死时速,惊心动魄。

当时郭君刚刚学会开车,拿到驾照便迫不及待地要自驾车奔走全国寻医,可见其焦虑、其急迫到何等程度。给他买车的姐姐杨茂平一万个不同意,但也毫无办法,根本劝阻不了。郭君其实何尝不知路上可能的风险,据杨茂平回忆,出发前他曾专门谘询怎么买车险。说如果他出了意外,所有保险费拿去给张青治病。如果说,张青确诊患癌之前他主要为理想而活,为理想奋斗,那么张青确诊患癌之后,愧疚莫及、肝肠寸断的他,从此拨转了自己的生命航向,完全为救妻而活,甚至不惜自己生命的代价,不惜用自己的命换张青的新生。

满怀期待的郭君,命运似乎也曾偶尔垂青于他,给过他一线机会。寻医问药每有所获,他都倍受鼓舞,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我。被失踪前一个月,他又兴奋地告诉我,他找到了国内顶级医院的顶级专家,曾治愈很多跟张青同样症状的患者。他说那个专家很有人文关怀,想把他介绍给我,认为我们或许谈得来。总之张青确诊之后,他穷尽一切为张青开辟求生之路,而且以他向来的自信,志在必得,相信张青一定会因为他的努力而获救。其实我和他的几个共同的朋友并不乐观,有医生私下一再对我说,张青来日无多,郭君为求医问药付出的高昂成本不会有结果。包括对他出国之关山难渡,我们都有所预料,但都不忍说破——不仅没有任何人能说服他,更重要的是,绝境中的他需要希望,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望梅止渴,能给他不竭的动力。

今天,郭君拼尽全力要避免的最坏的结局,终于还是降临,而且比我们想象的最坏更坏——那边张青尸骨未寒,这边郭君竟又身陷囹圄,留下两个孩子在美国无依无靠。所谓人间炼狱莫过于此吧,不知郭君此刻该是怎样的伤痛。我们帮过他,很多朋友帮过他,甚至一些体制内人士也基于良知力所能及地帮过他。他得到的帮助不可谓少,但令人绝望的是,所有的帮助都徒劳,所有的人都帮不上他,所有的努力最后都归零。前不久一个体制内人士当面劝我:“你帮他有什么用?连我们都帮不上。”撼山易,撼冷酷难,撼残忍难。邪不压正只是就历史长程而言,就短期来说,反人性的、反人道的、反人伦的高墙往往难于逾越,这是一个基本的、我们不能不面对的事实。

现在回头看,我们当初都低估了转型的代价。其实,历史因袭这么沉重、社会矛盾这么错综复杂的超大型国家,转型哪可能那么简单,那么凯歌行进,哪可能是一两代人能够完成的。一代又一代人,注定了只能做铺路石,而不可能是转型终点上的摘星手。那些只想在终点摘星而不愿做铺路石的人,注定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注定要被九曲回肠的转型激流给冲到一边。以郭君的远见卓识,他从一开始就把做铺路石视为当仁不让的己任,从一开始就准备要牺牲。但牺牲到如此惨烈的地步,应该说还是非他所愿。他准备随时牺牲的只是他自己,绝不包括他的孩子、他的爱妻。他的孩子、他的爱妻之远渡重洋,在他来说本来求之不得,以为滔滔重洋可以隔离风险、隔离苦难,后来遭遇的一切,岂是他所料及。

以我跟郭君的交往,我太清楚他对家人的爱。2011年他出狱,回到其广州住所、二十世纪初他跟张青在广州天河购下的那套公寓。那也是我那些年每次到广州的落脚处。多少回我们白天或促膝相谈,或结伴而行;而每到深夜,他必关起门来,跟大洋彼岸的张青和孩子们网络通话,一说就是整整几个小时。那往往是他最享受的时刻。他也曾向我倾诉他家事上的烦恼,他作为丈夫和父亲深深的愧疚,比如当他女儿西西考上心仪的大学,他却囊中空空、无力支付高额学费时;比如当他听说,张青开着一辆最便宜的二手老车,带两个孩子出门,半路上老车熄火,母子困于漫天风雪的荒野时……。每每说到这些,他总是一脸凄然,而嘴拙的我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

显然,他是一个,或者说他至少想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他也不是没有最大努力。他既忠于他所深爱的祖国,不惜献身于他所深爱的祖国;他也想尽可能安顿好自己的家人。家和国都是他所深爱,他一样都不敢亏欠。他没想到的是,命运给他的只是单选项,无论怎样选择,都必有亏欠而且是大亏欠,结局都只能是旷世悲剧,这杠杆之长、变数之巨,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根本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他无疑是一个义人,我曾在几年前的一篇文章中称他为民权英雄。而要在这个时代做这样的义人,这样的英雄,等待着的必然是这样的命运,相伴相生无可逃避。

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今天他会后悔么?我的回答是断然的:不会,绝不会。九生九死,生不如死,他也绝不会后悔他走上的路。他仍将义无反顾。这其实也是张青的期待吧。这世上还有谁,比张青更了解、更理解他呢?正因了这种了解、理解,张青才会给他最大的包容、最大的支持、全部的爱。走下去,义无反顾,惟有如此,也才能告慰张青的亡灵。

“虽九死其犹未悔。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此之谓也。吾不能至,吾心向往之,吾心景仰之。

image

坚强的郭君

image

悼张青

你被活埋在自己的世界里

为一扇窗抓狂

脆弱且无助

一如窒息在丛林中的诗行

芦苇荡漾着阳光

这多像凝视我的悲伤

他们端着枪

每个词语都像一笔赃款

回不去的不仅是校园

还有一代人被践踏的梦想

我一万次地想念

暮色四合 众生喧嚷

爸爸 爸爸

清晨时女儿总是这么叫

她们不仅要叫醒我们

还要叫醒太阳

—-朱斌于2022年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