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三畏|我愿在盘锦做一个法盲

中国数字空间词条:周筱赟原文

file

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曾说,周筱赟是可以复制的。后来,她改变了她的说法,“经过深思熟虑后,周筱赟是不可复制的”。 —— 《民主与法制时报》(2013年5月6日)

从7月29日到现在,周筱赟在盘锦被关了超半个月。他们说他在互联网上编造发布了“虚假信息”,涉嫌寻滋。到底是什么“虚假信息”?怎么编造的?素材真实不?他们也不肯描述一下。

我就去找律师们的帖子来看,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周筱赟律师代理了一个案子,他发布了有关案情的信息。这个案子去年已经上过庭,没有宣判,据说最近准备再开庭,开庭之前,有关方面就抓了周筱赟和另一位共同代理这个案子的律师。

但实际上,盘锦方面可能不好意思说,周筱赟还公布一个“笑话”。一个人模狗样的家伙坐在公堂上满口黄腔,说什么“收钱不办事”不仅不违法,还叫做“守住了道德底线”。此人不是郭德刚,是盘锦的检察官。

我觉得有关方面还讲点面子的话,就该放这位先生回家去歇着。但盘锦方面的“处理“是,“批评教育”。大家说说,这样的人堪教吗?好多人等着这个好工作呢,为什么不可以让他歇歇。

至于“收钱不办事”的事主,则应该和周筱赟掉个位置,进里面去呆着。大家知道,“收黑钱办黑事”,是黑色道德,算有一罪。“收黑钱不办事”,黑上加黑,等于二罪。不仅不违法,又格外有德的理由是,人家后来架不住把钱退了。都是些什么污七八糟。

周筱赟发的这个视频,伤害性不太,但侮辱性极强,我也觉得不太厚道,你把这个发出来,叫人家以后在官场怎么混呀。但是我想多了,事实是,随公众怎么看,他们对自己人,就罚酒三杯。

但外面来个辩护律师,开庭之前给你拘了,看你还来辩护。你都公开过堂了的案子,不是谁都可以评论吗。你说人家说的虚假,正好开庭辩论呀。先把人抓了,如何辩真假呢。就这么个场合。

我非常好奇,周筱赟会发布的什么“虚假信息”,盘锦方面却不明说,网上也找不到。其实我的意思是,你说周筱赟拿到一份别人给的材料不判断真假,或者无力判断真假,还编造虚假内容发到网上,这我是不会相信的。

你们为什么抓他,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我就直说了吧,我不相信你们。如果你们那叫依法,我宁愿做一个法盲。我更相信你们抓到一个麻烦,接下来你们怎么演,是个问题,大家在网上等着看呢,你们直播一下吧。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们来聊点别的。通过周筱赟这些年的故事,来聊聊网络环境的变化,看看坏人是如何变得更嚣张的。

首先,我有点惭愧,我以前对周筱赟注意不够,仅有一次聊天,几次在会公共场合见面,没得细聊(何三畏 | 剑胆琴心周筱赟)。他被盘锦拘了以后,我才醒过来,搜索微信,发现他三年前的元旦祝我“新年快乐,工作顺遂,阖家安康”的信息,我都没回。

然后,我就看他的博客,搜有关他的报道,和他发表的文章,回溯他举报的案子。重新感受一个既写作,又行动,置个人安危于脑后,努力维护社会公正,推动社会进步的周筱赟。在他的同龄人中,应该有某一个方面和他一样努力做得一样好的,但上述各方面合起来,还赶得上他的,应该比较难找。

我想说他是一根标杆。我甚至觉得他为糗事不断的复旦挽回了一点颜面。

他钻得深,跑得快,不党不群,冒险独行,由记者转律师,他做的事情太多,我的意思是说,好多朋友恐怕跟我一样,未必跟得上他,未必在持续关注他。前些年,“举报形势”比较好,还有媒体报道他(2011年开始举报,2012年就成了央视年度人物),现在,“举报”越来越孤单了,在公共媒体上见不到周筱赟了,他也转型做律师了,要看他在做啥,得去查他的自媒体了。然后,世道险恶,当他在外省落难,似乎应该选择少说为嘉。

不过,我是一个不识相的人。我用了点功夫,除了网上的周筱赟,我还问了一些微信朋友,想写个帖子。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他以前的义举都是假的,他努力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成名后去寻衅滋事,那他就去倒霉吧。但是,我宁愿相信我看到的周筱赟。

不,我也相信盘锦方面披露的周筱赟,只不过,用坏人的逻辑过滤了一下,然后就相信周筱赟没事,并觉得对方某些人员好像一直在违法。

人在江湖,急人所难,辨谤白污,乃第一功德。当年,周筱赟为比他年龄大一倍以上的舒芜老人洗雪历史沉冤。当年,周筱赟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就热血沸腾,跑去河南关心因输血而感染的艾滋病的农民。今天,隔盘锦几千里,为周筱赟说几句话,很容易的。

其实我想说,拿下周筱赟,简直就是社会良心的重大失守。

以下一些内容是我从网上搜来的,其中包括媒体的报道和周筱赟的自述。

2002年,周筱赟还是一个大学生,即以热血叩问世界。他看到报刊上中原艾滋病高发区的报道,就要“去看看”,从此认识了高医生。周筱赟和高医生的故事后来演绎了很长,也很悲壮,让我们看到一个大写的周筱赟。

之后,周筱赟把高医生寄来的防艾宣传资料分发给了身边的同学和朋友。但周筱赟还觉得未能为高医生分担更多。到2004年,机会来了。周筱赟进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旗下的上海公司,他策划编辑了《中国艾滋病调查》。

高耀洁是在8家出版社争相出版她的书稿的情况下,为了让周筱赟做她的编辑而确定广西师大出版社的,因为她“要把工作交给一个了解艾滋病的真实情况、关心艾滋病人和艾滋孤儿的编辑才能放心”。

事实证明,高医生选对了人。周筱赟不仅和她在电话里就全书体例多次协商,2004年国庆期间,还特地赶到郑州去和她当面讨论书稿体例。

周筱赟自述:“处理高医生的书稿几乎耗去整整三个月时间,每天加班工作至深夜,逐字逐句推敲修改。书稿还有大量引文没有出处,我都一一找到来源补上。比如书中提到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说“艾滋病是一种真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话,我查到是他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2003年年终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书中还涉及大量艾滋病知识,我没学过医,为此托人从复旦医学院图书馆借了十来本相关书籍,对原稿内容做了补充和修正。”

此后,周筱赟陪高医生去天津书市,帮高医生联系南开大学的演讲。直到高医生出国前和出国后,他都在帮助高医生。周筱赟还为高医生写了一本传记。

高医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非常令人感动。帮助他的人很多很多,周筱赟是特别努力的一个。我想以周筱赟的这些付出,来证明他的热血和正义。

周筱赟后来就到南方报业,先在南方周末旗下的一个杂志工作,后来转南方都市报做评论编辑。大概是在后者的岗位上,成了当时非常著名的网络揭黑举报人,去公共场合开始用口罩墨镜保护自己。

第一桩是2011年 4月11日,周筱赟在天涯论坛发出实名举报帖,《中石化广东石油总经理鲁广余挥霍巨额公款触目惊心》,称中石化广东石油分公司购买几百万高档酒供私人支配。

很快,4月25日,中国石化就对外公布了对“天价酒事件”的处理,涉事干部(厅级)被免职降级,并由其个人承担已经消费的十多万元。

中石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傅成玉说:“这件事情对中石化乃至国有企业的形象造成严重伤害,中石化上百万职工因为这件事情抬不起头来,一个人的行为导致了上百万人的耻辱。”

这个事件被称为“中石化天价酒事件”。这是周筱赟首次出师,即收捷报。

我丝毫不想说这是周筱赟的本事。时事造英雄,周筱赟应运而生。时势选择周筱赟,是因为他热情勇敢,知识丰富,战斗力强。

更重要的时势是,当时的官员真的接受网络舆论的压力。

放在今天来说,中石化就好比盘锦的某洼J方。今天,你举报我不是?我说你是“不实信息”,我先把你抓了再说,至于举报的内容,就更不用像中石化那样,还有查证处理的环节了。真让人惊叹时事巨变。

此后,有周筱赟公开举报“卢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这也非常了不起。当时已经有“郭美美事件”。两美美互相映衬之下,更引起巨大反响。

当时的媒体认为,周筱赟的举报为提高公众对慈善事业的认识,促进有关方面对慈善事业的监管,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此外还有“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48亿巨款神秘消失事件”, “重庆国际小姐选美黑幕”“成龙基金会事件”,“卢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李亚鹏与嫣然天使基金会事件”,“湾仔码头速冻食品事件”,“铁道部12306订票网站亿元合同事件”,“江苏宿迁外籍人士当县长事件” 等一系列举报。

均无一失手。

你应该注意到,所有这些举报,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不是为自己,它们是纯公益。

周筱赟以一人之力,对社会进步的推动,和为公众和国家挽回的经济损失,不可计数。他为这个时代做出巨大贡献,载入了互联网史册。

社会也给了周筱赟相当的荣誉。他获得了腾讯网2011年度深度记者奖、《每日经济新闻》2011年度致敬人物、奥一网2011网络十大公民、2012网易年度影响力博客、央视新闻周刊2012年度人物等称号。

与此同时,周筱赟和口罩墨镜结缘。那些被周筱赟举报断而断了“财路”和“官运“的,都不是等闲之辈。可以想像,他们是多么恨周筱赟。完全应该假设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

2013年,《博客天下》杂志和周筱赟有一段对话,反映了周筱赟的心曲,兹录于后:

博客天下:你在博客上贴了一张蒙面的照片,却放言“有种就来砍我”。你还是挺怕的吧。

周筱赟:我几乎每篇博文,都是批评公权力、批评垄断企业、批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情绪,这些都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职责。

要说我一点不害怕,那肯定不是真的。但我想我有广大网友的支持、声援,如果真有人来砍我他们完全没法收场。

我的腾讯博客,总浏览量已经超过4600万,所以我根本一点不担心,只要适当注意一点就行了。我总没必要公布我全部个人信息,故意创造条件让人来砍我吧?谨慎的预防措施还是有必要的。

博客天下:从2009年开博至今,你在博客上揭了不少黑幕,好像每年你都会被人威胁。既然知道有生命安危了,为什么还要一直揭黑呢?

周筱赟:这可能和我疾恶如仇的性格有关吧,我就是看不惯那些丑恶的人和事。我在博客上揭黑,也是希望通过我个人的力量,对于推动社会进步尽一点绵薄之力。虽然频繁受到人身威胁,但还没有遇到过人身伤害。有时候想,既然很多揭黑没有起什么作用,那我又何必继续呢?但是,有时形成了习惯,很难改变。

博客天下:你会一直做这个揭黑的事情吗?你做这个有没有利益驱使,换句话说,是拿钱替别人办事吗?

周筱赟:我想我应该继续把揭黑的事情做下去,我想这个社会就是太缺少较真的人。如果这样的人多了,我们这个社会也许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事实上,我已经多次受过金钱的诱惑,钱财当然是好东西,但我通过努力工作可以获得,我完全没必要通过这种不光彩的方式去获得。而且,一旦在网络上有了一定正面的知名度,一旦收钱替人办事了,名声马上就彻底臭了,所以我一向爱惜羽毛。

——周筱赟果真是一个清醒而冷静的人。

公益举报,自然把公众当作自己的后盾。他一旦出手,就好比走夜路使劲弄出一点响动来给自己壮胆,总是努力利用媒体。当时的媒体有这个环境。

他曾激动于“新媒体形势下的新闻专业主义”。2012年,他参加中山大学财新卓越记者驻校计划,将“周筱赟揭黑”带到了课堂上。

他还声称,“凡被揭露者,要么认错,要么停工,要么撤职,要么双规,要么判刑。” 还标榜“周筱赟报料,绝对可靠。”“周筱赟出手,绝不失手。”

实际上他倒未必有这样的乐观,事实也不是他吹嘘这样的顺利。其实他心里还是清楚的,他的博客名就叫“落魄书生周筱赟”。但他更清楚自己必须努力。

当网络环境变化到来,他及时考取了律师资格,这大概是三年前。从此,他不再需要口罩墨镜了,因为他以律师的身份行事。他仍然介入公共事件。他被盘进去之前,还在他的公号上评判公共事件,从法律专业的角度。

发人深省的是,他戴着口罩和墨镜防备被举报对象可能的袭击的时间,长达六、七年,终于安全度过。当他佩上法律的武器,摘掉口罩和墨镜,光明正大地服务社会,倒被举报对象直接拿下了。

帖子就写到这里了。我向你介绍了被盘进去有周筱赟。我不是律师,有关法律问题,请朋友们去看律师朋友的文章,如

file

404文库】一丘万壑|南京疫情,为啥不提阴谋论了?

中国数字空间词条:新冠疫情2021年7月南京疫情原文

作者:邱开冒

由于禄口机场失守,南京疫情保卫战打得异常艰苦,只能死守待变。

网上对南京政府的责任,江苏省用人不当的责任已经讨论很久了,有关部门很难甩锅了。由南京禄口机场感染源,已经迅速扩散14省几十市,形势非常严峻。长沙、湘西、武汉、郑州都被波及,有点像抗战时期南京沦陷之后的形势了,要进行武汉会战,中原会战和长沙会战了。

抗疫和当年的抗日一样,有安内与攘外的双重任务和对策。安内就是严防死守,物理隔绝,杜绝病毒传播;攘外就是加强入境管理,拦截境外输入性病例。

image

“攘外必先安内”的防疫对策一直有效。由俄罗斯入境的CA910国际航班一年来被熔断十次,这十次输入病例达69例。来自俄罗斯的病毒十次叩关约炮,终于攻陷禄口机场。禄口机场负责人冯军,“安内”无方机场内部管理混乱,导致“攘外”失利。

现在,被扩散感染的各省市,掀起轰轰烈烈的“安内与攘外”并重的抗疫策略,对辖区内筛查、隔离,“攘”来自疫区的外地人。

微观上看,禄口机场沦陷是因为“安内”措施不到位,从宏观上分析,则是“攘外”战略的失误——没有把俄罗斯当做“攘外”的重要目标。

国产阴谋论家对这次由俄罗斯输入的疫情表现出罕见的迟钝和柔情,这么好的境外阴谋论题材,竟视而不见或顾左右而言他。看来,科学无国界而阴谋论有国界,不同的国家享受不同的阴谋论待遇。有人骂你是侮辱人格,情人骂你是打情骂俏。别人打你就喊疼,情人打你就是“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阴谋论家都有点贱骨头,对好人凶,对恶人怂,被坑了还拿恶人当情人。

如果南京疫情是美帝国际航班输入的,叼盘懦夫斯基早就发好几次社论揭穿美帝阴谋了,金嘿嘿该又忙着呼吁警惕美帝的病毒武器了。但这次俄罗斯输入的病例导致十四省受感染,胡叼叼和金嘿嘿都很默契地不作声了,好像狡猾人只在美国,而憨厚人都在俄罗斯,后者傻大黑粗,不会玩阴谋似的。阴谋论家可能是遇谋更阴,遇蠢更傻吧,他们可能觉着美帝太强大,被他欺负了就丢份,而俄罗斯国力已经很羸弱了,是我们的怀柔对象,偶尔吃点亏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何况,历史上还沾过俄国人的光,输入过主义啥的,欠人家很大的人情呢。

image
image
image

但司马南好像不管那一套,在分析境外势力病毒攻击方面,司马南这次就比胡叼叼和金嘿嘿走得远。司马南单枪匹马逞匹夫夹头之勇,怒怼输入病毒阴谋:

“本轮禄口机场的感染事件,又是一轮精准的病毒攻击,而且其成功击穿了中国自新冠爆发以来,华东地区这个最后的防疫堡垒;对方处心积虑,几乎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总结了多次攻击的经验,才最终攻破了这道防线……”

CA910航班一年十次熔断,“对方处心积虑,几乎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终于叮破了禄口机场这只有缝的笨鸡蛋,攻破了“华东地区这个最后的防疫堡垒”。是可忍孰不可忍?此用心又何其毒也!司马南冒着被夹头的风险,揭穿“对方”阴谋,勇气可嘉。

本来以为司马南说的“对方”是指俄方呢,看到最后才发现,他竟然认为“这些病毒攻击的元凶就隐藏在境内某处,甚至还不止一个毒源”。那么,谁是CA910航班病毒的接应者呢?叼盘懦夫斯基还是冯军?细思恐极。“安内”还包括查出境内的毒源隐藏者和内应者吧。

今后的抗疫策略应该是“攘必先安内”与“安内必先攘外”辩证混和运用,但攘外的方向应该适当调整,要把俄罗斯当做攘外的主要战略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