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 | 独家:“墙国韭菜”出逃记

6月的一天,徐峥和父母去照相馆拍了一张全家福。他告诉他们,他又要去打工了,不知道多久回来。他心里想的是,他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相见了。 在深圳蛇口海关出境时,他佯装淡定地一一回答公安边防的提问——他持有乌克兰的商务签证,去考察当地的餐馆市场,计划开一家中餐馆,一个月后回来。警察反复检查他的文件,又把他带到一间小屋里继续盘问。徐峥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旦出现任何纰漏,不仅行程泡汤,最担心的是万一护照被边防人员剪角,他就再也不可能“逃离墙国”了。

歪脑 | 这些千里之外的内地人,成为香港运动的一部分

在内地一大学就读的学生常阔至今仍记得2019年国庆节。香港街头国殇大游行,警察打出“反修例运动”第一枪,击中一名中学生,全港震动;与此同时,她的学校正在组织欢庆建国70周年纪念活动。 辅导员特别邀请她到报告厅,观看阅兵直播和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同受邀的,清一色是优等生、学生干部,或“少数民族代表”。他们将国旗贴在脸上,合唱《我与我的祖国》,落泪鼓掌。常阔感觉局促,“很想赶快走掉”,同时困惑,自己“为什么没有办法和大家有同样的情感”。